教女无方需努力

事情起源于几天前的一个晚上,照例,晚上洗完脸,大胖带着女儿在床上打滚,我继续操劳未竟之事,突然听到大胖问女儿,喜不喜欢妈妈,她鼻腔里发出否定的音节,我可以想象,她的小脑袋在摇晃,接着,大胖问她喜不喜欢舅娘,她说喜,还不太会说话的她,一个字,已经将整个意思表达尽了。 阅读详细 »

过年

坐在有些颠簸的车里,旁边是昏睡的女儿,周晓丫望着窗外一片红火,眼神涣散,要过年了,但几度,她的眼泪都欲夺眶而出,忍着,但心,揪着疼。 阅读详细 »

Goodbye 2015,hello 2016!

嗡~

嗡~~

嗡~~~

半睡半醒间,意识到手环预定的闹钟在振动,用手一按,早上八点半。(冬季) 阅读详细 »

冯先生是一条狗

冯先生最近好像生病了,行为有些异常,他总是感到心里空落落的,有点恍惚,却又找不到原因。

工作繁忙的冯先生,每天早出晚归,并且回到家也是对着他的电脑或手机,无暇他顾。他的妻子今天心情好不好?女儿有没有什么身体不适?家里的是否茶几换了位置摆放?这些他都看不到,也不关心。

他曾经对邻居家的旁人说三道四,说他们虽然年龄奔三但心智还似三岁小孩,任性。 阅读详细 »

青春已逝 繁花落尽

雄楚大道和民族大道交界处,是一个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在其中一隅,曾经坐落着一家银行,这里,承载了许许多多我曾经的笑与泪,而如今,它却被拆除了,亦如我的青春年华,已不复存在… 阅读详细 »

信任危机

周小丫绝对是我见过最神经质敏感加歇斯底里的女人,我发誓。

周小丫,刚刚迈过三十岁大坎,已婚已育,工作稳定,也算得上家庭美满,事业有成。在我们这群姐们里,她避无可避的成为聚会群攻的对象,并且,这种满是羡慕嫉妒的攻击还不是谁都能够享受得到的,话说这样赤裸的晒着幸福的她,可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正坐在我的对面,一脸受伤的端着咖啡杯,一股子腥风血雨即将到来?

事情的起因据说只是源于一条短信,一条来自前女友的短信。 阅读详细 »

人间正道是苍凉

老武黄路非常开阔的路段旁,矗立着一栋威严的大楼,周小丫在门口来回踱步,久久不能做出决定,大楼顶上,人民法院四个大字赫然在目。

与三子在一起生活也有二十多年,即便是后来各自成家,也有频繁的往来,周小丫一向非常珍视这段来自血缘的际遇,这个比自己小两岁,无比信赖自己的弟弟。

一切的一切,都要从这场旷日持久的拆迁说起。 阅读详细 »

当赵默笙放学回到家

推开家门,赵默笙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看书的母亲,她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放下书包,她有点上赶着的凑到母亲的面前,虽然很想跟母亲倾诉那些纠缠在心间的烦恼,比如跟何以琛之间的种种不如意,但是为了讨好,她选择了跟母亲分享在自己又一次考上了年级第一。然而,母亲只是微微抬起头,看了自己一眼,噢了一声,就再也不做声了。

她突然觉得很失落,就像心脏被捅破了,一道昏昏暗暗的浊光直照着五脏六腑,那些光怪陆离的肠肠道道,真叫人作呕。 阅读详细 »

四十九日·记

还未开始播放,就在湖南台的广告里窥见,当时就很期待,我承认,是因为张嘉译和小宋佳,因为历史剧,也以为是谍战剧。后来兜兜转转,看了一部分又去了别的城市小住过,回来又接着看,且都不能连续的看完一集又一集,因为带孩子的缘故,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都得停顿,再停顿,才能做完,所以这篇影评我特意取了这样一个名字,意味着我果真可能看了四十九天。

虽然是昨天才看完,看到倒数第二集的时候,有很强烈的写影评之感,但未能遂愿,今日安静的坐下来,竟已平静了。这正应验了检察官所说的那番话,有些事情,人们会逐渐忘却,这是人类的本性,也是自我保护的一种表现。 阅读详细 »

如果这称之为总结

2014年终于过去了,是的,我用了一个词,终于。写到这句话的时候让我想起两个场景,一个是2011年10月之前,关于我人生的一件大事,结婚,还有一个就是发生在2014年的5月,我站在妇幼的产科厕所里准备换病号服,这件事无疑也是我人生的大事之一,因为这两件事我都希望快点过去,不愿经历那个过程,因此用了开首的那个终于一词。

时隔半年有余,这个博客都处在停滞阶段,5月就开始无业待产,然后就是接下来停歇不了的孩子孩子孩子。一来我一个人带孩子确实时间有限,二来每天窝在家里也确实无事可写,三来目前在帮孩子代笔记录她的博客,因此也算是我在更新了。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