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6-10

母亲

今天开始变天,狂风大作,我们姐弟三人带着两个孩子去蛟龙山庄玩,那里是我母亲做苦力的位置。我们在车里谈笑风生,甚至刚刚提到了母亲。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车窗外,那是一个佝偻的身影,在狂风中拉着一车废料孤单而又艰难的往前行,我刚说了句,那不会是妈妈吧?她那张熟悉的脸已经凑到车窗前,跟几日不见的孙女说她很想念她,问她几时归家,但换来的却是孙女的抗拒。

我们的车继续往前开,她依然要独自拉车,然后,车窗里多了一份沉默,欲开口却已是哽咽。

我的母亲,你真的是太可怜了!虽然我早已知道你已老去,却不知你已到这步田地…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