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6-03

母与女

母亲

龙头的水,哗哗流淌,奶瓶和奶嘴在我手中已被冲洗过多次,掺杂着水声的还有女儿的哭声,还有我自己的眼泪,划过悲伤的无声。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女儿和我一起醒来,我们并没有立刻起床,而是在床上玩了一会儿,趁女儿高兴,我问了一句,你喜欢娘娘还是妈妈?
“娘娘”
“可是是妈妈给你冲奶,给你换尿不湿,给你做饭,陪你睡觉的啊,那你到底喜欢谁”
“舅舅”
… … 阅读详细 »

失落的一代

这是一片尴尬的土地。丘陵地带,多小山,种不出大规模的庄稼,养不富这一方水土的人。这里属于二线城市,省会。但距离市区却是山路十八弯,通车都困难,说好听点是近郊,说白了,不过就是农村罢了。
周晓丫就生长在这里,W市,周村。
读小学的时候,有位数学老师说过一句话,每次在山口子那里望着崎岖的路,苦寒的穷地方,他就觉得心酸,然后及其煽情的对大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激发大家奋发读书,将来走出这山沟沟,那时那刻的周晓丫,不谙世事,鸡汤喝的少,一股脑的热血沸腾,但又理所当然的熄灭了。 阅读详细 »

教女无方需努力

事情起源于几天前的一个晚上,照例,晚上洗完脸,大胖带着女儿在床上打滚,我继续操劳未竟之事,突然听到大胖问女儿,喜不喜欢妈妈,她鼻腔里发出否定的音节,我可以想象,她的小脑袋在摇晃,接着,大胖问她喜不喜欢舅娘,她说喜,还不太会说话的她,一个字,已经将整个意思表达尽了。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