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1-09

夜~武汉

凌晨三点半,这座城市才稍稍有点安静,她就像一个玩累了的孩子,疲惫的睁不开眼睛却依然执拗的不肯息宁。就连日间跋扈的出租车也消除了戾气,自由奔驰在这难得畅通的马路上,霓虹灯一闪而过,夜间的风有些凉,哦,秋天了。

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一直讨厌喧嚣的城市,竟在这深度的夜色里对她着了迷,虽然很累了,但我却觉得异常轻松,坐在车内,我的心仿佛奔跑起来,但我的面上确是如此安静,安静到我一句话都不想说,嘘,这个时候是不该说话的。 阅读详细 »

我们都是怪物

整个世界就是一张被泼了硫酸的脸,腐蚀掉的血肉混同液体一滴滴掉下来。——题记 阅读详细 »

严守一,让我喜欢让我忧

最近在看一部已经过时的电视剧,我记得是去年年初热映的,那时我们蜗居十几平的小屋子里北漂着,间或扫了几眼严守一那张不打眼的黑脸和费老那副很考究的镜框。

眼看着就要到剧末了,我不知道结局,但我已经想要把这影评写一写了,因为严守一这个角色实在太吸引我——真实的让人揪心。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