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0-04

心情日记

转眼要到五一了,大家都忙着为自己的小长假张罗,而我,还混乱在一片未知的泥沼里。

今天起的比较早,做好了简历却无人问津,在小小的房间里脚是透心的冰凉,于是自我娱乐把收拾房间当做了乐趣~一个人的时候,连窗外的阳光都是不明媚的。于是乎大刀阔斧的对原先的摆设进行了改造,在忙碌和费劲中消耗着漫长的一天。

其间,看到了一本相册,原本没有概念的乱翻着,却在最后一页心脏收紧了一下下,他们明亮的笑容还有洁白的T恤,我还是没出息的难受了,然后跑去把个性签名改成了让过去的事都过去吧,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一个人把床单拿去洗了,跑到顶楼的大风里晒,我闻到洗衣粉的味道飘散在空气里,很开心。我很倔强。

中午将昨晚的绿豆粥热来吃,未免浪费,足足吃了三碗,我为此而自豪。

在等待来信来电的过程中,写了《杜拉拉升职记》的观后感,刚开始写了两段,身体冷的只想要冬眠,于是缩进被子里,在一首歌未完的时候就混沌的进入了梦乡,却仿佛听到电话铃音惊醒,发现是继续播放的音乐。躺在床上半晌,依旧是冰冷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才没有不开心咧

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已经半个月了,却仿佛恍然间走过了半个世纪。这里的太阳光就像小鬼子的刺刀,晃在我的眼里,让我想掉泪;这里的大北风就像冬夜里的冰雹,砸在我脸上,让我想逃离。新的环境新的生活新的心情,新的,未见得就是好的。

又开始长时间的溺在失落里,即使有欢乐,却依然解不开套在我心头的枷锁,我是怎样的一种倔强,非得让自己撞不倒南墙撞破头吗?

面对众多压力,我深知我不再是那个能随处哭泣的小女孩,即使至今我仍能在地铁站听到《有必要不好意思吗》而红了眼眶,我依然在某些时候难受的无法呼吸,我还是这样自我,还是这般幼稚。

是的,我遇到困难了,我不止一次对自己说,我可以好好面对,我也不止一次偷偷的叹气,在心底里把那些可恶的人骂个遍,然后继续不开心,然后继续生活。

为了一个人我选择了这条路,我对自己说死也不能后悔,我没有后悔,我觉得很幸福,可是幸福在我的左手边,而我,习惯用右手。

关掉博客是为了一个人,重新开启,也是因为这个人。本来想写些幸福的小片段,可惜我只善于写悲伤,好吧好吧,让我讨厌的那些人统统都掉进粪坑吧!阿门~

“他奶奶滴,等老娘混出点名堂来给你们看看,哼!”

相信这就是爱情

当你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不是觉得ta不好,而是你压根儿眼里就看不到ta。
《越光宝盒》里玫瑰和清一色的爱情,就如同我们的爱情,你说即使十年也不可能会爱上我,就像清一色说原本以为一辈子也不会爱上玫瑰。最后你背我来到了北京,而清一色将玫瑰背下了屏幕。
不知道是不是应了那句话,来之容易的一切事物包括人都是不被珍惜和重视的。从一开始清一色就在逃跑,一如你躲闪的眼神和死不承认的态度。为了得到曹操拿走的宝盒,清一色不惜假意讨好玫瑰,一如当初每次你有求于我的嬉皮笑脸,而作为女方,却一如既往的心甘情愿。
当看到清一色在得到宝盒后将玫瑰踢到海水我是愤怒的,一如我永远忘记不了那个晚上你将泪流满面的我丢弃在大街。也许电影的感人就在于它所描述的细节都是来自于真实,只是《越》将它夸张化了,在搞笑的氛围里让有故事的人尝到一丝苦涩吧。
我承认我没有玫瑰那么坚强,她可以不顾不切去追求自己认定的爱情,就像大家说的一样,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多少人敢爱了。是的,我也是如此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只不过是街头第一家肉铺。
电影到这里就结束了,谁都不知道玫瑰和清一色会不会携手白头,然而我们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即使你每天都会给我诸多承诺,我还是在不确定和惶惶不安中爱着你,至今如此。

悲伤和愧叹就仿佛一剂猛药注射到朦胧昏睡的病人体内,觉醒,并一发不可收拾的扩散开来。我拼命奔跑,奔跑,只想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身后这个世界,那里有不原谅的怨恨,那里有不能释怀的遗憾。用尽了全部的气力,重重的摔倒在了马路的正中央,汽车疾驰而来,我却醒了。

是梦?是梦。

在这春寒料峭的时节,我穿着单薄的睡衣坐起来,窗外正倾盆大雨,冷风将窗帘肆意耍弄,我全身微汗,颓然的靠在床头,重重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