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09-12

一年了

一年了吧,这张专辑.最近一直在听乔克叔叔,反复的单曲循环.
首先我想表达的是,任何一个歌手用心唱的每一首歌,都值得认真去听,就像我们用文字表达心情,他们用歌声浇灌心情一样.
彩色大卷发,红鼻子,滑稽的步法,玩命的逗笑,先生小姐们高兴的拍拍手,小丑是不是也暂时忘记了悲伤呢?即使悲伤暂且忘却,人群散尽,朦胧的夜色里是谁的寂寞?
下雨了,小丑躲在面具里偷偷的哭泣.为什么要躲?为什么怕被人看见?人前开怀大笑,难道只为人后偷偷抹泪么?那就想哭就哭吧~林夕不是也如是说么?可是,假使任性的在人前想哭就哭,那小丑还能称得上是小丑吗?会不会被看客们丢香蕉皮?我怕.这个时代,任性早已不是个性了.
这样的快乐你学会了吗?
这样的快乐我学会了么.

蜗行

年末,心绪萧索。

在半睡半醒之间,天昏地暗的腰痛了也迟迟不肯起床,以为可以躲过很多庸人自扰,可惜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直到完全占据我的脑神经,瞌睡之神溃不成军,败退。

罢了罢了,既然木已成舟,我也无需避而不见。收拾收拾零碎的心情,虽然有点乱,但是总会整理清爽的~

我自嘲,我不过是跟我的自尊心过不去罢了。

回首过往,常常是不自觉的心酸,很多错误,想必都是自己的性格使然,没有可抱怨的对象可言。我自觉自己还算是个善良的人,可是有时候的邪恶却会把自己都吓一跳,人呐,总是喜欢去伤害对自己好的人,而去无休无止讨媚不屑于看自己一眼的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于是怪着怪着就习以为常了。如若觉得心理障碍,死拧着过不去了,大可在中国这五千年文化里随意挑选一则聊以阿Q,摆摆手,摇摇头,一切不就过去了吗?

成长的好慢,但是也在前行,我已满足。

我是不是该散散心了?

突然很想写日记,心情躁郁的什么都不想做,每天都这么给自己找着各种借口,然后堂而皇之的躲避掉一大堆需要去做的事情,是啊,上进原本就很艰难,而堕落总是这么的轻而易举。

有个好朋友要离开了,曾经我是那么的躲闪着,好像害怕隔近了就会传染什么不良习性,我真的很可耻啊~总是这么的后知后觉,总是在离别的时候感受不到悲伤的气息,而在一个人回头的瞬间,就可以嚎啕大哭,我不是个善于隐藏自己内心情绪的人,这个大概是在四年前养成的,不知是好是坏。

也永远是个会期待太多的人。我不太清楚别的女孩是否跟我一样爱做梦,又或许,我早已过了做梦的年纪,只是心里,总是燃着一颗小火苗,不止息。期盼着,失望着,然后哭泣着,周而复始。

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只快乐的小鸟,有嘹亮的歌喉便可知足,只是快乐的小鸟飞着飞着就累了,却找不到可以栖息的水草,当一丝忧郁闪现,就会是铺天盖地的无法抑制,越来越多的不满和不知足接踵而至,人的贪恋,何止是这么一点点。

最近其实很迷茫,虽然每天都会笑。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受罪?适应不了的,就要百倍的逼迫自己拼命的阿Q,委屈自己接受这残酷的现实,活着,并累着。

我是不是该出去散散心了?

有这么一个朋友

写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想起很多曾经在网路上看到的有关种种,但是很想自己写出这样的一篇,留给自己做纪念。

有这么一个朋友,刚开始只是普通的朋友,或许是某次聚会里的朋友的朋友甲?或许只是个普通的同事?谁知道呢~于是在每天多一点的相处之下,关系就越来越近,但总是圈在了某个界限以内,总之不是你的那个谁。

也许你贪玩的时候他会教训你不求上进,甚至会骂你烂泥扶不上墙,可是却因为这样,你才会重新拿起书来学习,还会在新的一天没有收获而郁郁寡欢,即使他是骂了你。

也许你固执的倔脾气在办公室碰壁,受了委屈嗷嗷大叫的时候他会唧唧歪歪的教导你,告诉你该怎么适应这残酷的社会,告诉你不能总是像小孩似地长不大。

也许在你不开心的时候,他会嬉皮笑脸的凑过来问你怎么了,即使你嘟囔了一句就是他欺负的你,他还会自己打自己几下来逗你开心,即使你刚还在哭。

也许他平时总是损你,但是对于你的优点,他还是不吝称赞,加以肯定和鼓励,每当你要放弃的时候,他会告诉你坚持下去。

但是他还是会不顾你的哭泣把你一个人丢在大街里。

但是他也从没有为了你而放弃自己的事情。哪怕一点点。

但是他也只是把你看做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一个邻家的小妹妹。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关系,这一种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个。别人不在意,在意的只是自己的情绪。跨越了一步,就怕跌到深渊里,即使再不会掩饰,也要牢牢记住一些警训。

有这么一个朋友,他说他要离开了,叫我不能哭泣。

叫我,要努力。

站在十字路口,向左?向右?

断断续续将这部热播剧看完,之前想说的,所感的,却在最后荡然无存。我知道这部电视剧很火,不管遇到谁,试探性的问一句,“你看了最近热播的那部电视剧没?”回答总是“你说的蜗居吧”。

我有着属于自己的小贝,但也从没想去找一个无所不能的宋思明。骨子里是传统的,即使这个社会已经变得很现实。但即使我不想去找寻那样一个宋,仿佛,遥远的小贝也无法让我安心,间歇的就想撒手离去。弄的自己很累,怕拖着拖着最后就变成了鸡肋,已然是鸡肋。

听说这部电视剧对很多人都造成了毒害,我觉得其之于我的毒害就是让原本冲动性格的我,变得举棋不定。选择,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不知道选A不选B后果是不是很不堪?不知道选B不选A日后是不是要后悔,人生呐,简直就是一场没有任何规矩可言的豪赌!

再者说了,中国的文明,自古以来都是矛盾对立的,有的人教我要知足常乐,而另外一个人就会跳出来说我没有上进心,说白了,所谓的论证,只是要人需要的时刻呼之则来的小卒罢了吧~这何尝不是一种阿Q?世人皆醉,我为何要独醒?

再来说说这部电视剧吧,每个人看的视觉不一样,也有人很能理解那可怜的小姑娘,可是我却讨厌她,讨厌她的贪心,讨厌她的自私,爱?什么是爱?这种夺人丈夫不知廉耻的行为如果也可以称之为爱的话,那我就是不懂爱的人好了。我觉得现在的人真的很会为自己找借口,就像我刚才说的,中国文化里面那么多所谓“大家”说的话,随便拿出一句就是论证了。就好比某老婆数落老公每个月花钱太厉害,其老公信誓旦旦的说,买烟都要花好多!说的多么豪迈,可是可曾想过,难道抽烟就该被原谅吗?我们都喜欢在一个错的基础上再去犯一个更大的错,却把之前的小错当成真理了,可笑~

站在十字路口丢硬币,正面向左,反面向右。。。

20091210

此刻的陈思,瘫坐在地上,烟,似乎是最忠实的伙伴,不离不弃。没几分钟,整个房间已经烟雾缭绕,这种混沌不清的场景,一如陈思的心情,就好比有人拿刀子捅了他,起初却并未感到有多么痛,不知原来竟是这么痛,伤口这么的深。再猛吸了几口,陈思将烟头深深的摁在了地上,他想起周晓丫撅着嘴吵着要她戒烟的模样,他又不听话了…

周晓丫流着泪说分手的镜头就像特写一样在脑海里一直盘绕,他能理解她的苦,也能理解她的依恋,可是他始终没有说话,虽然在心里,他很想大声求她留下,求你了,原谅我吧,你回头看看我的脸,我真诚的脸,我会一直跟你走到世界的尽头!可是陈思没有这么做,当周晓丫的分手也成一种请求,陈思知道,即使愿意承受任何痛苦,也是一段无果的深渊,会害了周晓丫,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

他伤害了她,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看着她忧伤的背影,他的心很痛很痛,他只是,是他无法给与的那份安全感和那个无法兑现的承诺伤害了她,她走了,会记得自己么?如果记得,她会微笑么?如果记忆的都是哭泣和难过,还是忘了吧。想到这个,已成泪人。

20091209

已经是第十天了,小丫在言语上与我没有任何的交流,我知道这是她表达对我失望的一种方式,又或许,她对我绝望了吧?但是今天早上看到桌子上准备的感冒药,我就明白,她心里放不下我,她的心里一定很矛盾。是啊,当身处异乡他国的弱女子,只有依靠她投奔而来的人,寄所有希望于这个人的时候,而这个人,为什么会退缩呢?我为什么要退缩呢?

陈思痛苦的猛咳了一阵,最近流感频发,不知道是身体的脆弱还是心里的没有防备,就这么不知不觉的病了。他拿起桌上周晓丫为他准备的感冒药,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很不是滋味。

他爱她,但是他原谅不了自己,他原谅不了自己,却又觉得很委屈,现实啊现实,该要把人折磨成什么样了才会善罢甘休呢?他想起昨天那一幕就觉得很心酸,周晓丫一个人倔强的想要搬墙角的那个大衣柜,他赶忙过去帮忙的手臂也被她很坚决的甩开,他不怪她,但是很心疼。这是一种怎样的伤害,他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窗外是阴天,没下雨,他的心也被搁浅在了这灰蒙蒙的天际里,心揪着疼,仿佛随时都会掉下眼泪来,在这模糊的视线里,他的想念未能得到救援,复习着周晓丫过往的温柔,他就像是吃了糖果毒药般,他笑着掉下了眼泪。

也许,周晓丫已经原谅了他,但是自己的歉疚是如何也掩埋不掉的不是么,一个只能给自己心爱的人伤害和哭泣的男人,又有什么资格停留呢?

20091207

每个星期五的晚上,周晓丫和陈思都会利用晚餐后的一小段时间去压马路,这种无需花费金钱又可以增进二人感情的方式一直被沿用着。

时值2011年的12月7号,冬季的晚上,即使穿着厚厚的棉袄,寒风也还是肆意钻进人的骨子里,刺痛。

回家的路,沿着这条热闹的大马路,右拐进到一条小巷子里,这条小巷子年过多久了呢?随意搭晒在头顶的衣服裤子滴下水珠子,周晓丫回避着这扰人的空中障碍物。再往里,就是更加幽暗的窄巷,就在周晓丫来不及埋怨路况的时候,突然前边出现五六个蓝眼睛的小流氓,嬉皮笑脸的模样使周晓丫眼中闪现一丝不安,她不自觉的拉紧陈思的袖口。

这时,其中一个红毛痞子嘴里碎碎念了一些句子,其他几个都堵在了周晓丫的面前,并将陈思推倒在墙壁边,周晓丫很恐慌,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她很想哭,但是没有哭出来,睁大双眼望着这群陌生的脸孔。这时红毛把他那只罪恶的手伸到周晓丫的脸上,周晓丫的泪滴下来,她无助的望着墙角边的陈思,而她看到的,仅仅是一个耷拉着的脑袋。

此刻的她,谁也不怪,只怪自己当初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只身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此刻她只有绝望。

20091205

不知道该往哪去,不知道为什么要来,不知道要怎么办,此刻,周晓丫幽灵般游离在这不算熟悉的街道上。左边是一家品牌的女装店,高傲的模特用凌乱的眼神望着落地玻璃外的行人,周晓丫只是其中一个。时值晚上7点半,是夏令时,空气炎热的让人绝望。再向前,是连锁的快餐店,红色的装潢在服务员倦怠的脸庞里显得异常突兀,周晓丫想起某个天,陈思温柔的喂她吃炒米线。眼珠子往左上角转动的那一刹那,眼眶再次红了。

再往前,浑浑噩噩与几个玩滑板的小男孩擦身,周晓丫走过斑马线,来到马路的另一端,这是这个城市最大的一个广场,有歌有舞,附近的居民有着跟她不一样的眼睛和鼻子,还有不一样的心情,于是她坐在地上,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