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零壹陆

翻看了一整年的博客记录,又回看了去年写下的总结,想想挺惭愧。如今已是四月近清明时分,而年尾开春就该做的事情却一再的被延期,去年对今年寄予的厚望也被无情的漠视掉了,实属不该。
 
在脑海中将整个2016仔细回顾,能想到的事情莫过于三件,那就从这三件事情开始写起吧。

阅读详细 »

失落的一代

这是一片尴尬的土地。丘陵地带,多小山,种不出大规模的庄稼,养不富这一方水土的人。这里属于二线城市,省会。但距离市区却是山路十八弯,通车都困难,说好听点是近郊,说白了,不过就是农村罢了。
周晓丫就生长在这里,W市,周村。
读小学的时候,有位数学老师说过一句话,每次在山口子那里望着崎岖的路,苦寒的穷地方,他就觉得心酸,然后及其煽情的对大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激发大家奋发读书,将来走出这山沟沟,那时那刻的周晓丫,不谙世事,鸡汤喝的少,一股脑的热血沸腾,但又理所当然的熄灭了。 阅读详细 »

教女无方需努力

事情起源于几天前的一个晚上,照例,晚上洗完脸,大胖带着女儿在床上打滚,我继续操劳未竟之事,突然听到大胖问女儿,喜不喜欢妈妈,她鼻腔里发出否定的音节,我可以想象,她的小脑袋在摇晃,接着,大胖问她喜不喜欢舅娘,她说喜,还不太会说话的她,一个字,已经将整个意思表达尽了。 阅读详细 »

人间正道是苍凉

老武黄路非常开阔的路段旁,矗立着一栋威严的大楼,周小丫在门口来回踱步,久久不能做出决定,大楼顶上,人民法院四个大字赫然在目。

与三子在一起生活也有二十多年,即便是后来各自成家,也有频繁的往来,周小丫一向非常珍视这段来自血缘的际遇,这个比自己小两岁,无比信赖自己的弟弟。

一切的一切,都要从这场旷日持久的拆迁说起。 阅读详细 »

如果这称之为总结

2014年终于过去了,是的,我用了一个词,终于。写到这句话的时候让我想起两个场景,一个是2011年10月之前,关于我人生的一件大事,结婚,还有一个就是发生在2014年的5月,我站在妇幼的产科厕所里准备换病号服,这件事无疑也是我人生的大事之一,因为这两件事我都希望快点过去,不愿经历那个过程,因此用了开首的那个终于一词。

时隔半年有余,这个博客都处在停滞阶段,5月就开始无业待产,然后就是接下来停歇不了的孩子孩子孩子。一来我一个人带孩子确实时间有限,二来每天窝在家里也确实无事可写,三来目前在帮孩子代笔记录她的博客,因此也算是我在更新了。 阅读详细 »

情商低,知音难觅

上午看过一篇以爱情为主题的文章,篇中的他深爱着的女人,交过六个男友并与其中五个上了床,这样的女人,却为了唯一没有跟她上床的初恋选择三次放弃他。

听起来的确是个很苦逼的故事。要说人这种动物吧,有时候就是这么犯贱,大家都热衷于玩拉锯的游戏。

但是可能篇中的这个他会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痴情种,认为这样的情感才能称之为爱情,看其他的一切都是浮生吧。 阅读详细 »

夜~武汉

凌晨三点半,这座城市才稍稍有点安静,她就像一个玩累了的孩子,疲惫的睁不开眼睛却依然执拗的不肯息宁。就连日间跋扈的出租车也消除了戾气,自由奔驰在这难得畅通的马路上,霓虹灯一闪而过,夜间的风有些凉,哦,秋天了。

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一直讨厌喧嚣的城市,竟在这深度的夜色里对她着了迷,虽然很累了,但我却觉得异常轻松,坐在车内,我的心仿佛奔跑起来,但我的面上确是如此安静,安静到我一句话都不想说,嘘,这个时候是不该说话的。 阅读详细 »

等到地球末日的那一天

当地震频发,洪涝干旱不断,地陷海啸泥石流肆虐,请不要惊慌,一定要坚持好好的活下去,看看周围的红花绿草,人生至少还有点色彩。

当毒大米流传,牛奶蛋糕出状况,地沟油农药青菜狂妄,请不要讶异,一定要坚持好好的活下去,想想还有那么多被饿死战死的人,人生至少还有点比较。

当农民没了地,打工者看不到房,相关部门富的流油,平头百姓看不到光,即便是这样,也一定要坚持的好好活下去,毕竟,你还活着。 阅读详细 »

三八节 写给那些恐惧节日的男士们

转眼,三八节快到了。曾经被贬之为妇女的节日,如今被商家冠以美女节的名号,炒的火热。情人节,无论是中式还是西式的,无论白色还是红色的,也都被赋予新的意义,摆在了年轻人的视线里。还有那没完没了的圣诞节、纪念日、生日、新春··· 阅读详细 »

家是十字路口唯一的方向

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一个很大的十字路口,行色匆忙的人们行走其间,在快要迟到的早晨,在赶着回家做饭的黄昏,总能看到一些等不及红绿灯的人,谨慎的穿梭其中。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