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无病?

脑门心仿佛钻进去一只小虫子,正旁若无人的啃啮着那里边的每一条神经。已经多少个夜了?这般无眠无边。

此时此刻,周小丫却出奇的平静,平静到吞下整瓶的安眠药也不觉得有什么离奇。她慢慢爬上床,直直的躺下,仿佛提前感受死亡的姿势,有点紧张?有点迟疑?或许还有些期待? 阅读详细 »

这个夏天好漫长

一向不准的天气预报,居然认真了一回,昨天还得依靠空调来消暑,今天却已经连电风扇都不用开了,风云莫测,世事也难料。

舌苔厚且白,舌尖偏左长了一个殷红硕大的溃疡,牙龈肿痛,隐隐透着血腥,口腔壁膜犹如蜘蛛丝残破,上火?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不得而知,已经五天了,每日折磨的我话说不清,口涎欲滴,夜不成寐。

今年的夏季已成灾,到处都是暴毙的人,炎热,干旱,这千疮百孔的地球,是否已到劫数? 阅读详细 »

母与女

母亲

龙头的水,哗哗流淌,奶瓶和奶嘴在我手中已被冲洗过多次,掺杂着水声的还有女儿的哭声,还有我自己的眼泪,划过悲伤的无声。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女儿和我一起醒来,我们并没有立刻起床,而是在床上玩了一会儿,趁女儿高兴,我问了一句,你喜欢娘娘还是妈妈?
“娘娘”
“可是是妈妈给你冲奶,给你换尿不湿,给你做饭,陪你睡觉的啊,那你到底喜欢谁”
“舅舅”
… … 阅读详细 »

过年

坐在有些颠簸的车里,旁边是昏睡的女儿,周晓丫望着窗外一片红火,眼神涣散,要过年了,但几度,她的眼泪都欲夺眶而出,忍着,但心,揪着疼。 阅读详细 »

冯先生是一条狗

冯先生最近好像生病了,行为有些异常,他总是感到心里空落落的,有点恍惚,却又找不到原因。

工作繁忙的冯先生,每天早出晚归,并且回到家也是对着他的电脑或手机,无暇他顾。他的妻子今天心情好不好?女儿有没有什么身体不适?家里的是否茶几换了位置摆放?这些他都看不到,也不关心。

他曾经对邻居家的旁人说三道四,说他们虽然年龄奔三但心智还似三岁小孩,任性。 阅读详细 »

青春已逝 繁花落尽

雄楚大道和民族大道交界处,是一个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在其中一隅,曾经坐落着一家银行,这里,承载了许许多多我曾经的笑与泪,而如今,它却被拆除了,亦如我的青春年华,已不复存在… 阅读详细 »

信任危机

周小丫绝对是我见过最神经质敏感加歇斯底里的女人,我发誓。

周小丫,刚刚迈过三十岁大坎,已婚已育,工作稳定,也算得上家庭美满,事业有成。在我们这群姐们里,她避无可避的成为聚会群攻的对象,并且,这种满是羡慕嫉妒的攻击还不是谁都能够享受得到的,话说这样赤裸的晒着幸福的她,可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正坐在我的对面,一脸受伤的端着咖啡杯,一股子腥风血雨即将到来?

事情的起因据说只是源于一条短信,一条来自前女友的短信。 阅读详细 »

不知道是因为孕妇本身到了一定的时间就会患上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乱想症,还是原本我就一直是个乱想症的偏好者,近段时间的情绪总是那么的不稳定,渐渐的,连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样了。 阅读详细 »

末世诳语

我觉得自己像一条性情狂暴蛟龙,遇袭待亡,奄奄一息,随时断气,却又偶尔回光返照,电闪雷鸣。

2012过去了,又过了一年,又大了一岁,见识不一定变多了,认知不一定深刻了,总之无论自己愿不愿意,时间和年岁总归是说走就走的,哪怕你看起来已然是个老太婆的脸,但或许你一世都只是个孩子的心。 阅读详细 »

再见,青春。

有一个字,形容人没事找事,瞎折腾,叫“作”。这个字此时此刻特别的适合我。

最近看了一篇十分幼稚的小说,我很明白这类的文字不是写给我这种年纪看的,而是写给那些正处在怀春期,没事发发花痴旷旷课的小孩子看的。但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边看边看不起边悲春伤秋,我甚至自己都快要鄙视自己了,这都什么年代了?都什么年纪了?都什么心态了?居然还能折腾出这种可耻来,于是我不得不服了我自己。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