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言北京农民的幸福生活

“你不知道吗?本来北京人就是靠房吃饭的”。记得有个朋友跟我如是说过。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尤其对那些靠着拆迁一夜致富的北京农民而言。
回溯到遥远的黄帝时代,繁华的汉代,兴盛的唐代,富裕的明代,无一不让我对其充满着深深的幻想。路不拾遗,人们安居乐业,此乃大同社会是也。然而看看当今,房子问题不仅是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所面临的问题,俨然已恶化为一大社会灾难,这样形容,我认为毫不夸张。
别人都说,“北上广”是万万去不得的三大城市,在聚集成千上万机遇的同时,这些“宝地”也面临了沉重的房子压力。多少外来人员辛辛苦苦一辈子只为了在这城市拥有那一砖半瓦,无数个外来人员的房子需求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可悲啊~
再回到北京来,因为沾了城市化进程的光,北京周边的农村陆续被拆迁了。天通苑小区,即将开拆的唐家岭,比比皆是。多少农民不费吹灰之力在一个政策的推出后跻身上流社会。土地赔偿所得的巨额款和好几套房子使得他们过起了高枕无忧的生活,一时之间,车子,房子,票子不再是梦。“我一个同学家里更夸张呢,拆迁的时候他们家获得了500万块钱和34套房子~”这是某个因为拆迁分得6套房子的同事跟我说的。他还说,以前的邻里全都熟人熟事,现在分了房子还是住在一起,楼上楼下的,遇到什么事也好招呼着。一般情况下,这些农民自己住一部分房子,然后将其他的房子出租出去,在如今房租飞涨的年代,他们赚钱堪比坐火箭了。。。
我所租住的小区就是这众多拆迁农民所得其中之一,每天早出晚归,看着小区里的主人们日日悠闲的遛着小狗逗着小猫,而形形色色的外来打工者为了生计匆匆而过,相形之下,倍感凄凉。
无论国家如何调控,房子问题始终没有解决,我看不到人民的安居乐业,我只听说房地产老板又保养了第几任小情人,只看到更多的蚁族连简陋的唐家岭也住不得,而外面的世界,租房的价格早已更上一层楼。
长叹,试问那屡屡曝光的高涨GDP究竟是怎样一个神秘,而只觉无奈,普通大众何时才能“安居”,才能有着同样的“幸福”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