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没有不开心咧

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已经半个月了,却仿佛恍然间走过了半个世纪。这里的太阳光就像小鬼子的刺刀,晃在我的眼里,让我想掉泪;这里的大北风就像冬夜里的冰雹,砸在我脸上,让我想逃离。新的环境新的生活新的心情,新的,未见得就是好的。

又开始长时间的溺在失落里,即使有欢乐,却依然解不开套在我心头的枷锁,我是怎样的一种倔强,非得让自己撞不倒南墙撞破头吗?

面对众多压力,我深知我不再是那个能随处哭泣的小女孩,即使至今我仍能在地铁站听到《有必要不好意思吗》而红了眼眶,我依然在某些时候难受的无法呼吸,我还是这样自我,还是这般幼稚。

是的,我遇到困难了,我不止一次对自己说,我可以好好面对,我也不止一次偷偷的叹气,在心底里把那些可恶的人骂个遍,然后继续不开心,然后继续生活。

为了一个人我选择了这条路,我对自己说死也不能后悔,我没有后悔,我觉得很幸福,可是幸福在我的左手边,而我,习惯用右手。

关掉博客是为了一个人,重新开启,也是因为这个人。本来想写些幸福的小片段,可惜我只善于写悲伤,好吧好吧,让我讨厌的那些人统统都掉进粪坑吧!阿门~

“他奶奶滴,等老娘混出点名堂来给你们看看,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