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好漫长

一向不准的天气预报,居然认真了一回,昨天还得依靠空调来消暑,今天却已经连电风扇都不用开了,风云莫测,世事也难料。

舌苔厚且白,舌尖偏左长了一个殷红硕大的溃疡,牙龈肿痛,隐隐透着血腥,口腔壁膜犹如蜘蛛丝残破,上火?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不得而知,已经五天了,每日折磨的我话说不清,口涎欲滴,夜不成寐。

今年的夏季已成灾,到处都是暴毙的人,炎热,干旱,这千疮百孔的地球,是否已到劫数?

我不禁想起鬼脚七最近一篇文章里的一句话,如果一个人到了三四十岁还对科学抱着必信的态度,就可能是个错。大千世界那么多科学解释不了的种种,难道真的是因果报应?我一边怀疑A,一遍怀疑B,竟有种不知所措了。

家中停水数日,使得我们有家不得归,躲来婆家避难,有很多事我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说,总想着我们不过是借住几日,并非想多生事端,加上最近竟然开始慢慢体谅老人,他们的生活习惯,和他们渐渐老去的后遗症…

说起生老病死,不免让我想起前段时间看的那本书,最好的告别,这本书是美国非常有名的一位医生所著,竟另辟蹊径,给出了十分非主流的观点,他不主张在医院中等死,而是回家选择善终,这还是在条件先进的美国,我想说的是,泱泱中国,确是什么好条件也没有的,也由不得你选择…

所以看了此书,我更多的是无奈,如果我们真的随时离世,在等待死亡来临的时候,我不知道像我们这些没有任何信仰的人,将拿什么作为自己迎接死亡的筹码,到时候恐怕只能是深深的恐惧和不甘。

这个诡异的夏季,真的待的太久了,是要离去了吗?它是悄然离去,还是与寒冬相勾结?我突然一惊,极热极寒,冷热交替,冰火兼容,这不是炼狱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