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一笑很怀念

步入中年行列的我,现如今每天都是收拾家带孩子,连电影都很难有机会去看,日复一日没有被认可的这几年,我怀疑自己已然患上抑郁,每天都活得很歇斯底里,却又每天不得不苟且,那些诗和远方,只属于我羡慕的旁人们。

当宝宝午睡的时候,终于迎来一点点自己私人的时光,虽然很累,但是却不肯浪费拿来睡觉,于是窝在沙发打开电视,看了时下还蛮火的《微微一笑很倾城》,虽然剧情俗套,主演年纪偏大,但是关于青春的电影,哪部不火?因为那都是我们能够唯一拿来缅怀自身的投影了啊!

电影里的那些桥段,是那样的鲜活,那样的熟悉,打游戏,包夜,网恋,在游戏中结婚,在现实中破灭,又或者是在一起。电影里有句话,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不会做的事,不会说的话,在游戏中统统不设防,那三年,学业是彻底的荒废,但是我也不后悔!

我记得那应该是我19岁的生日,我和王艳平去网吧包夜,无所事事之余,看到一款非常Q萌的网游,此前从未接触网游的我,不懂得什么技巧打法,甚至也不怎么在游戏中说话,只知道对着小怪物们一通乱砍乱杀,就在那时,认识了秋,比我大一岁在南昌念书的他,让我有了恋爱的感觉。

但是现实毕竟不是电影,这场“恋爱”去的很快,我至今记得我和他在南昌的某个网吧结束了这段小小的爱情,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现在回想,那时的我很勇敢,也很幸运。

因为这段无疾而终的爱情,我坐在学校的操场上哭泣,身边的包包哭的比我认真,我们翻墙去包夜,那次我的腿摔得真疼,那一晚我并没有玩游戏,而是看了《泰坦尼克号》,努力扮演失恋者的角色,哭,可是必须要演好的戏。

大学的时候,我还依然很喜欢周杰伦,我还记得那次,他发了周杰伦的《搁浅》作为结束的句号,而我游戏的名字,正是这个。

中途一大段时间,都是小三和包包的缘故导致我一直没有离开,后来申请了别的号,练了别的职业,我又重新上路了。

那时我已经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美女了,一次在雪域,遇到一个法师跟我抢怪,我就上前说了几句,他就是飞飞,于是我们就这样展开了我在游戏中的第二段感情,而且这一次就是三年,真正的网恋转现实。

和电影中一样,我们在游戏中结婚了,他在1线市场买道具写情诗给我,我们买了结婚戒指,每次走在一起,胸前都会有大大的红心不停的闪烁。我们也找到游戏中鲜为人知并且风景秀丽的场景,什么都不做,不打怪不升级,就在那一大段一大段的谈恋爱,并发展为后来苦苦的异地恋。

也许是太年轻,也许是时间不对,我们彼此伤害过,但也彼此相爱过,虽然结局都是一样,但是毕竟我们都认真过,这就够了。

记得刚在现实中认识的时候,他唱了两首歌,一首是《你不该背着我爱别人》,一首是《一千个伤心的理由》,现在想想,都是有所预言的了。

除了爱情,在游戏中值得我用一辈子去记忆的另外两个人,一个是狼哥哥,一个是小文,一个是我的哥哥,一个是我的弟弟,虽然现在我们都已失联,但是曾经共度的那些时光,绝不是随随便便能够失去的。

狼哥哥之所以叫狼哥哥,是因为我是在打狼人的地方第一次认识他,他是飞飞的朋友,跟他在一起之后,他的一众好友自然也成了我的朋友。跟狼哥哥的故事,很长很多,那是无数个电话堆积而成,那时的我,很爱撒娇,也很虚荣,做过无数错事,沉溺在他们的爱中不愿自拔,但是谢谢他们给了我那段公主般的日子。

有无数个片段,我都深埋于心,这是比飞飞都要多都要深的感情,因为那时的狼哥哥,就是我的大树啊,他见证了我的感情经历,是我的避风港,他永远是我心中的哥哥。

在游戏中最后一个角色的名字,是我看了一部小说而取的,叫英奇哭了,而我提到的小文,却是真的很像书中的英奇,他是那么的善良和可爱,永远都在我身边不停的喊着,姐姐,姐姐。

他总是想办法弄很多的装备,就在雪域找个市场随地丢给我,我们包夜的时候,隔着天南海北聊着他的身世,他在边带我升级边打字,被独角怪撞得站都站不稳,我就找个梯子挂着专心打字,他还在游戏中给我买过一束花,借以表达他青涩的感情,虽然我有亲弟弟,但是在我心中,也把小文当亲弟弟看待。

多年过去,这些珍贵的回忆,早已在我心中蒙了尘,我们各自也都是不再交集的甲乙丙,若不是今天看了这部电影,各种戳中我的内心,我都无法一下子想起这么多的往事,我甚至不知道,在我所提及的这些人里,有没有哪怕一个人还会像我这样想起这些事情,亦或是早已遗忘,独留我空追忆。

不管如何,无论是谁,请保重,如果缘分已尽,毕竟曾在彼此的内心停留过,也足矣。

祝大家都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