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今天开始变天,狂风大作,我们姐弟三人带着两个孩子去蛟龙山庄玩,那里是我母亲做苦力的位置。我们在车里谈笑风生,甚至刚刚提到了母亲。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车窗外,那是一个佝偻的身影,在狂风中拉着一车废料孤单而又艰难的往前行,我刚说了句,那不会是妈妈吧?她那张熟悉的脸已经凑到车窗前,跟几日不见的孙女说她很想念她,问她几时归家,但换来的却是孙女的抗拒。

我们的车继续往前开,她依然要独自拉车,然后,车窗里多了一份沉默,欲开口却已是哽咽。

我的母亲,你真的是太可怜了!虽然我早已知道你已老去,却不知你已到这步田地…

关于我的母亲,曾经被我反复写进文字,从年轻美丽到如今早已饱经沧桑,而这是第一次,我用了母亲这个词,不仅仅是因为她已老去,还包括我自己。

母亲是一个典型的封建农村妇女,有着传统的男尊女卑思想和骨子里的一股倔劲。在我小的时候,我特别依恋她,念书之后甚至把她当做我的闺蜜,我们是母女,更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但是从小的家庭环境造成我们三个孩子一生的阴影,父母爱吵架,甚至大打出手,更是对我们的心理造成无法弥补的伤痕。所以那个时候,我也顺理成章成为母亲唯一的倾诉对象,记得高中的时候我就被同学誉为知心姐姐形象,说我很适合聊心事,大概就是这么来的吧。

我对母亲最年轻的印象是我上小学一年级,有一次下雨,母亲来学校给我送伞,那天她刚洗了头,头1个发没有扎起来而是散在肩上,穿一件白色衬衣和一条深蓝色的半身裙,她站在教室外面等我下课,我从窗中看到她,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然而,现实的生活,岁月的蹉跎,都会让人失去光泽。

母亲是个老实人,并且不善言辞,因此她是典型的做得多说的少的人,因为她说的话多半也会被认为是不中听的吧。这个事实她很自知,但她却也无能为力,或许她会觉得这是本分做人的基础,并不是什么坏毛病,又或许她在心中也曾羡慕过别人,但她终究也只是想想,她依然每天遵循着自己原本的轨迹。

年过半百的她,生活越来越不如意,儿女均不让她省心,于是这些令她堵心的境遇全都化作一声声叹息,终日循环在家里,整个环境里都充斥着浓浓的怨气,化都化不开。

年轻时候的她,操持农活和家务儿女,等到年老,田地已经没有了,她却开始外出做苦力。现如今一个已然是老太婆的她,却每日日晒雨淋做着与她年纪完全不相符的事情,她的身体每日都在透支,也许还包括她的生命。

想起昨天她跟我说,现在的她不爱和别人说话了,因为见面都是别人家过得如意,以映衬出她自己生活的极其不易。

其实自从我结婚以来,我和母亲的关系就越来越远了,她的思想决定了我注定只是个外人,而同样固执的我怎么可能解得开这厚重的结?所以我们的疏远变成了顺理成章,很多时候她向我倾诉她的苦楚,我也只能说她活该,是的,活该,因为她抱怨着,却也不知悔改。

然而今天,当寒风中的身影,在我的眼前一步步艰难前行,我开始觉得,是不是自己太过于狠心?无论她做错过什么,有多少理论令人不解,但是她毕竟是一个艰难的老人,更是我们的母亲啊!

人都说只有自己为人母了才能理解自己母亲的处境,我似乎并未洞见,直到今天。

我的女儿最近喜欢看动画片《小猪佩奇》,我给她买了一些相关的玩具,她晚上睡觉要求拿着猪妈妈一起,现在,当我敲打这些文字的时候,猪妈妈就坐在我的电脑旁,张开双臂,一直用她慈祥的双眼注视着我,仿佛若干年前那个夜晚,母亲抱着我哭,我至今不能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