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无病?

脑门心仿佛钻进去一只小虫子,正旁若无人的啃啮着那里边的每一条神经。已经多少个夜了?这般无眠无边。

此时此刻,周小丫却出奇的平静,平静到吞下整瓶的安眠药也不觉得有什么离奇。她慢慢爬上床,直直的躺下,仿佛提前感受死亡的姿势,有点紧张?有点迟疑?或许还有些期待?

她打算就此沉沉的睡去,并在这之前,于心底里再思念一遍她的亲人,跟他们做最后一遍告别…她知道,此时书房正亮着一盏灯,冯大奔正一门心思的扑在他的电脑上,那些如同各种蚯蚓虫子组成的代码符号,正跟他的脑电波媾和,生出许许多多臭气袭人的卵,浮游在空气里。

而在次卧里,一个孩童正在酣睡,她一定踢掉了被子,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她的小窝里,梦见她的妈妈从没有吼骂她,只会笑着抱她亲她,爱她…

而这一切,看起来温馨甜蜜的家庭,却像一碗放馊了的麦芽糖,粘稠,浓烈,令人窒息。

三年了,很多事情早已在千头万绪中变质,那些到死不改的诺言,终于也到期,就现在吧,虽然已经是昨日黄花,但尚且没到满脸褶皱,耳聋眼瞎的地步,就让一切停在不好也不坏的时候,这也许是最好的状态了。

是什么让你走向决绝?是因为渐渐色衰的脸?臃肿的身躯?迷茫的前程?患得患失的老公?还是整天磨人的孩子?

是你自己的心魔。

你的心高气傲,你的渴望被爱,你极度缺乏的安全感,和你丰富的想象力,活活把你折磨致死,你活该!

你太喜欢控制了,控制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你一边控制着,一边埋怨着,喊苦喊累,一有问题就全部推给别人,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最终,在自我编织的苦情戏里演主角,活生生入了戏。

有病,真有病,这个世界上,又有谁活的一点毛病没有呢?难,太难了!

 

 

写歪了,哎,每个人都不容易,吃点苦受点委屈其实算得了什么呢?

 

 

←_←太他妈励志了,姐们你自我催眠的功力见长啊!

20160612

 

20161019+1 每天都很痛苦,不知道怎么办,活着这么辛苦为何要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