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坐在有些颠簸的车里,旁边是昏睡的女儿,周晓丫望着窗外一片红火,眼神涣散,要过年了,但几度,她的眼泪都欲夺眶而出,忍着,但心,揪着疼。
半小时前,家里。
“我想给我爸妈五千块钱”
“嗯?不是说好今年债还清了再给钱的吗?”
“我那时不知道会有年终奖”
“但是我们债也没还清,开年了各种用钱的地方都来了,我觉得我们不能总是两手空空的过日子吧”周晓丫有些急了,她也并非是不孝之人,只是前几个月的窘迫生活真的令她望而却步。
“再说,就算给,我觉得给三千也够了吧”
“我爸妈根本看不上,还不够他们输牌的”冯大奔理直气壮的说。
然后就出门了,准备回老家过年,周晓丫已不愿多说什么。因为一切,已不在一个平面上了。
自己过的含辛茹苦,百般算计,自己努力挣命得来的血汗钱,就是为了拿去充面子的,哼,好一堆人情冷暖!
一小时后,老家
“好冷啊,前后灌风,把门关上吧”周晓丫实在觉得这里太冷了,加上大姨妈的第一天,人显得格外不适。
“不关”直截了当的两个字,瞬间彻底凉了她的心。
一天后,大年初一
乡下过年,不是打牌就是吃,这句话是周晓丫在朋友圈看到的,觉得说的实在太在理了,看看身边,牌场刚散,一片狼藉。从早上的藕汤到中午的藕汤,没有别的饭食,到了晚上,依然是藕汤。
“我想吃饭”
”想吃就明天再吃吧,今天米过生“
大年初一,晚上
”你们能不能别打牌?你们打牌我一个人带孩子,凭什么啊“周晓丫一想到平日里就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带孩子,过大年的,还不如平时,想想觉得很恼火,所以直接摊开了说。
”哎呀,我特别想打,平时凑不齐人“小姑子不依不饶。
”你可以跟别人打啊“
”怕输钱,自己人没事“
”那我们也经常回来啊,又不是平时不常来“
”哎呀,过年嘛“
然后几天的日日夜夜,都是如此,他们有他们的快乐,哪管其他人的忧伤。
”冯大奔,我们明年过年去旅游吧“
”那怎么行啊,过年就是要回家的“
大年初三,下午
楼下两场牌,吆五喝六,烟熏雾绕,周晓丫在楼上陪女儿睡觉,趁女儿睡着,她读完了大冰《阿弥陀佛么么哒》最后一章。关于一只老鹰的喜怒哀乐,看着看着,她惹不住笑,看着看着,她又红了眼眶。一本书读完,合上书页,她意犹未尽,楼下一个麻将砰的掷到麻将桌上,她才从纷乱的思绪里回到现实。
哎!
叫醒女儿,俩人在床上开心的玩了一会,她觉得女儿此时真的非常的可爱,她们听听音乐,玩玩躲猫猫,楼上与楼下,本是两个世界,他们虚度他们的人生,我们唤醒我们的精彩,并无冲突!
人都是这样,站在自己的脚印上,不愿看到别人的艰难。这也不算什么,最最不容易的是,你看到了别人的艰难,而别人永远都看不到你的苦楚,这世间上,子期和伯牙,不是谁都能当!
数日后,周晓丫读到一本书,《拆掉思维的墙》,里面有一篇专门讲的是兴趣,乐趣,投入的做一件事,就是有趣,不投入的人是无趣之人。这句话立马让她想到几年前她刚进一家公司,跟公司同事不熟,而公司刚好有一次旅游,她起初觉得非常无趣,但第二天的时候,她融入集体,与之欢笑,又突然觉得有趣了起来,那,这可能也跟过年打牌一事不谋而合也说不定吧,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