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先生是一条狗

冯先生最近好像生病了,行为有些异常,他总是感到心里空落落的,有点恍惚,却又找不到原因。

工作繁忙的冯先生,每天早出晚归,并且回到家也是对着他的电脑或手机,无暇他顾。他的妻子今天心情好不好?女儿有没有什么身体不适?家里的是否茶几换了位置摆放?这些他都看不到,也不关心。

他曾经对邻居家的旁人说三道四,说他们虽然年龄奔三但心智还似三岁小孩,任性。

然而,晚上下班回到家,冯先生一准将外衣和袜子拖在随处的沙发上,地上,或是扔向阳台;吃过的善存随意放在水杯旁,盖子都不拧紧;用过的浴帘散开也不收拢,直接挡住窗户;喝过的咖啡杯不洗也不放到柜子上;穿过的羽绒服和小被子搅在沙发里;早上起来换下的睡衣,一个在主卧的床下,一个跑到了次卧的床上…还有太多,曾经他的妻子无数次跟他控诉的事情,他总是信誓旦旦,然而,他从未改变什么,一次也没有。

他最近比较烦,本来身体就不适,工作也变得越来越忙,他觉得自己很累。一想到回到家就要面对妻子无尽的唠叨甚至声泪俱下的指控,他甚至不愿回家。他常常在想,不就是些琐碎的小事吗?至于这么刨根究底?!

哎!烦!

渐渐的,他对家产生了疏离感,对家人的态度,也像对客户一样,都是需要应酬的。

其间,自然免不了的看脸色和哭腔,他都厌倦了。

直到有一天,当他随意蹬掉拖鞋,扔掉咖啡杯,甩走臭袜子后,他小憩了一下,只是一小会,他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里妻子带着女儿越走越远,女儿不停的喊着爸爸…

他突然惊醒!一抬眼,发现拖鞋归置在了鞋架,咖啡杯洗干净放在了柜子里,臭袜子也不见了,应该进了脏衣娄吧~

突然,心一惊,他坐直张望,呼~还好,妻子正在厨房,女儿也在她身旁。

接下来,他再也听不到任何妻子的抱怨或控诉,他彻底清净了,真好!

然而,他总觉得哪里不对,是的,太静了,他看着妻子和女儿有说有笑,但那些却都与他无关,是的,他被孤立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身体的不适并未好转,甚至越来越严重,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病症,但他只知道与心脏有关,他决定去就医。

当医生拿下听诊器,表情凝重的对他说,你这是目前社会上很流行的一种病,但也是一种新的病症,医学上还没找到办法医治,只能这样了。

冯先生也并无太多反应,只记得医生说过的病情描述是,心脏退化,丧失感情,无喜无悲。

好啦!今天的睡前故事就念到这里,冯小宝该睡觉了哦~

妈妈,这个故事里的冯先生不是一条狗的吗?狗狗也有妻子和女儿?

嗯,是呀,冯先生是一条狗啊,所以这则故事就是要教育小朋友从小要用心,可别让心生锈了哦~

嗯呐~好的妈妈,我要乖乖睡觉了,我想爸爸了,要去梦里找他~

乖~亲吻女儿的额头,晚安~冯太太关上了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