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苍凉

老武黄路非常开阔的路段旁,矗立着一栋威严的大楼,周小丫在门口来回踱步,久久不能做出决定,大楼顶上,人民法院四个大字赫然在目。

与三子在一起生活也有二十多年,即便是后来各自成家,也有频繁的往来,周小丫一向非常珍视这段来自血缘的际遇,这个比自己小两岁,无比信赖自己的弟弟。

一切的一切,都要从这场旷日持久的拆迁说起。

W城是一座古老的城,曾经辉煌过,然后沉默,近些年在政府的大力建设下,带动了边郊地区的发展,而周小丫和三子,就是从小生活在这边郊里的孩子。

经过七八年的各种变数,村干部的阻挠,领导人的变革,资金链的断裂,邻边的村子都已住上了新房子,而他们所在村子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遗忘。历经这么些年的折腾,如今终于落实到位了。

按照周小丫的设想,自己的户籍,孩子的户籍,外加之前特意替孩子办理的独生子女证,所有加起来应该是可以分到一百五十平米面积的房子,在她的心目中,这些都是她本该得的,是属于她自己的东西。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的美好,都只是她一个人的憧憬,那个昏黄的夜晚,酒桌上的争吵,断送的何止是利益。

“现在这个社会,谁不为自己?不为自己的是傻子”三子吞了一口酒,红着脸说道。

“是啊,这种事我们也做不了主,还要看你爸妈怎么说”这是三子的媳妇。

“那我就是傻子好吧,人与人之间,怎么能不讲一点亲情呢?”周小丫痛苦的反驳道。

“我们经济都不宽裕,你看三子,他又不出去做事,我们就是坐吃山空,到时候我们娘俩跟着他就是受罪!”三子媳妇不满的埋怨着。

说到三子成天在家不务正业这个事情,周小丫一阵心痛,这一直以来都是她的心病。竟也无语以对。

“我不是要占你的面积,而是现在这些面积也都是要拿钱去买,政府也并不是免费给,你也没那么多钱,还不如给我们吧”三子又开口了。

“我现在根本不是在谈这些,钱,房子,面积,总而言之无非就是利益,别人总说谈钱伤感情,我现在总算是领教了,没想到我们姐弟俩也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说着,周小丫红了眼圈。

是啊,这么多年了,周小丫一直努力做着一个姐姐应做的事情,但凡有什么纠纷,她都会出头主持,奉献诸多,偶有抱怨虽然说不上有多么伟大,但至少她是善良的。她看重的是温情,是温暖,而不是现在面对利益大家争得撕破脸,做人呐,真是不易。

“你也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我说了,人都是自私的”说到最后一句,三子的音量明显变小了。“要不然你先把面积给我们,我给点钱你也行”他的眼神似乎柔和了一些。

“那怎么行啊,我们哪有那么多钱?买这些面积也是要钱的啊,再说,你又不去做事赚钱!”三子媳妇马上出来阻止。“实在不行,那就去法院打官司,到时候谁也不用唧唧歪歪”她做了最后的判决。

周小丫听到这句话,十分的震惊,她看了一眼三子,却发现他的头埋在了桌子上。

人间诸事,无论是开心的还是伤心的,只要是大家在一起,共同进退,开心会翻倍,伤心能消退。然而人一旦不讲亲情,只为了自己的利益,即便是吃的再好,穿的再光鲜,那跟趴在地上的牲口,又有何区别呢?

最终,周小丫也没有进那扇大门,她放弃了她本该得到的,也放弃了她一厢情愿的。

至于她从此会变成什么样,是惟利是图,还是广发善心?谁知道呢~只知道这件事情让她痛苦了非常长的一段时间,听说太过于痛苦,一直令她无法自拨,所以去哪个深山老林信奉某个教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