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赵默笙放学回到家

推开家门,赵默笙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看书的母亲,她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放下书包,她有点上赶着的凑到母亲的面前,虽然很想跟母亲倾诉那些纠缠在心间的烦恼,比如跟何以琛之间的种种不如意,但是为了讨好,她选择了跟母亲分享在自己又一次考上了年级第一。然而,母亲只是微微抬起头,看了自己一眼,噢了一声,就再也不做声了。

她突然觉得很失落,就像心脏被捅破了,一道昏昏暗暗的浊光直照着五脏六腑,那些光怪陆离的肠肠道道,真叫人作呕。

很奇怪她今天的反应吗?因为她早应当习以为常?从小到大,她的母亲不一直都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吗?为何还要失落,还要感伤?

我想,也许是因为她还毕竟存着一点希望,亦或许是她毕竟唤她一声妈妈,这些犹如钢铁般存在的事实,难道还不足以让人报以一丁点的期待?不,不足以。当头棒喝已经很多次了,该清醒了,当你婚礼前的那通电话,说出自己坚定的决心,无论什么都无法阻止自己跟何以琛在一起,你忘记了吗?其实,你真的可以做到的。谁说全天下的母亲都只能用慈爱这个形容词呢?

当你自己想通了,换一种思维方式和生活状态,也许,轻松的就会是双方,到那时,你会过的很快乐,而你的母亲,也会觉得很自在。

ps:以此纪念,我日益严重的妈妈手,以及凡事还得靠自己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