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的2013

迟迟未能动笔的自我年终总结,在今天阳光依旧灿烂的日子里,我试着翻开了去年写的内容,突然感到一阵悲凉。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的心情竟然与现在一模一样,那时想要撇清的情绪,经过了一年的努力也未能摆脱,而当初对2013年唯一的希望,也终究没能实现。

如果说,人的情绪大爆发是定时的,那我的定时器设定的是时间肯定是一整年,并且绝无虚发。

2013年?开篇之前我已经很努力的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下,这一年来是否有难忘的,值得纪念的事件,人物,或是日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婚姻的安定,更多的只能是平淡了。

以下记录几项内容,未必是值得记忆的,只是印象稍微深刻一点,权当是为本篇交差了吧。

八千块的信用卡负债
零三年伊始,家中的诸多居家物什都有待添置,除了我,没人会担起这份职责,于是我每日泡在淘宝上东淘西淘,往沙发、冰箱、茶几、餐桌椅等物品上添加饰物,这个小家是我一手构筑起来的,也是由我一手操持着。所以对这个小家,我有比任何人都多的情感付诸其中,没人能够感受到,每当她的哪怕一丝丝小改变,都会使我欣喜万分。然而,残酷的事情永远都像披着黑衣追逐在背后的吸血鬼,购置家居的费用,造成了我们经济上的负担,彼时我正在记账,信用卡高达八千的欠款,使小家的两位成员毫无客气的开了战,这件事使我非常生气和悲伤,即便这八千的欠款并非都是出自于家居的添置,而这种无名的怨火还是无情的烧到了我的身上。

亲情的角度与置换
零三年的上半年,家里多了一位成员,突然的生活改变以及毫无希望的结尾,都让我变得十分郁闷,就当时来看,我确实是将问题放大化了,固执的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待问题,但是于当时而言,我更多的不开心来自于另一半的偏袒和不理解。身边的朋友们都投来同情的目光,加上正处理备孕的时节,诸多的不方便和情绪就如同困兽般嗷嗷待吼,于是我急需一场精心策划的宣泄会。

年中的一次旅程
趁着五一的假期,亟待放松心情的我,迎来了去年唯一一次旅行,目的地是南京,目的是排解心情。过程还是很值得纪念的,但结果却还是伴随着眼泪。很多事情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在钱和家人这两件事情上,讲道理本身是不讲道理的。

一个月的分离
接下来是由于另一半回老家学驾照导致的被迫分离,为期一个月。从我当初脚踩上北京土地的那刻起,我和他还未分开过这么久,学驾照的期间,他有回来看我,我也有回去看他,我们像两个初恋的孩子,在每次离别时都饱含泪滴。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某次夜晚睡觉之前发的短信:
“老婆,我真的希望你可以理解我,拖的时间越长我们分开的时间就会越长,我也很想很想和你一直在一起,晚安,明天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这条短信是可以让我瞬间掉下眼泪的利器,它直直戳进我的心窝里。

当上准妈妈
上天是眷顾我的,至少他在我的计划里给我送来了此刻正在我肚子里徜徉的小baby,没有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我们如期获得了今年最值得纪念的这件大事,因为它,长辈们可以闭上他们的嘴了,因为它,我作为女人一辈子已经完整了,因为它,可能我的余生都会因此而发生重大的变革了。

买车
说实在的,买车这件事在我们的小家一直是持意见分歧的,购买之前有过商讨,有过争吵,加之客观条件实属艰难,而我又怀孕的情况下,以微弱的理由决定要买了。虽然这个决定就目前来看是个错误的决定。但我心中非常清楚的知道,不管我愿不愿意,不管现状是如何,买车这件事我根本做不了决定。

失去朋友
无论是谁的过错,不管是什么原因,结果都是我现在已经没什么朋友了。对于不值得的,我确信也没什么好多去想的,放手了对自己的心结是最好的解脱。雾霾越来越严重,环境越来越糟糕,对自己好一点没什么错。

继续被矛盾的心魔所纠缠
相比下去,对我所在乎的人和事,我往往不能以很快的速度放下,也许一辈子也做不到。我的换位思考能力同时也会对我自己造成伤害。我的付出希望收获回报,没有人愿意一味的付出,没有人能接受自己的倾情付出对对方眼中只是一种理所当然。

目标和方向的依旧缺失
最后,回到我的主题,零三年没有实现的愿望,目前依然困扰着我,没有目标的人是悲哀的,是无助的,是空虚的。这会导致自己感官异变,脾气没来由的坏掉,或是莫名其妙的伤感。也许我并非缺乏目标和方向,目标和方向早已被我设置在路的尽头,只是我一直不愿走向它。

该回头了,也该前进了。留在原地的只有你自己,大家其实早已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