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诳语

我觉得自己像一条性情狂暴蛟龙,遇袭待亡,奄奄一息,随时断气,却又偶尔回光返照,电闪雷鸣。

2012过去了,又过了一年,又大了一岁,见识不一定变多了,认知不一定深刻了,总之无论自己愿不愿意,时间和年岁总归是说走就走的,哪怕你看起来已然是个老太婆的脸,但或许你一世都只是个孩子的心。

我突然很抗拒。我就只能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断气?
我开始很怀疑,前段时间的那些欢笑,究竟是不是真实的自己。
于是我要回光返照,我是一条性情狂暴的蛟龙,我不该这样自暴自弃。

然而所有人都告诉我,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2012年,我差点就要改变我自己,顺应这糟粕的世界,妥协,退让,委屈。我一直以为我是个无信仰的人,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有本书上说到这样一句话,你不是无信仰,你只是不知道自己信仰的是什么。我立刻感觉到这句话仿佛也是在说我自己,对于任何人任何事,我都持怀疑态度,我至少是个怀疑论者吧。

这个世界上有大部分人,他们过着祖祖辈辈过的生活,出生,结婚,生孩子,死亡。没人对自己的这一系列生活提出异议,甚至,他们也压根没有思考过什么,只是觉得,人家是怎么过的,自己也得这么过,如果你非要对他们刨根问底,让他们答出个所以然来,他们自己也搞不清了。我觉得,我就差一点点成为这一种人。更加危险的是,我差点以为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正确的。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心中的想法无人能够理解。有时候越解释会越累,甚至会被人当作神经病,嘲笑着被骂几句,心中的苦闷就越发强烈了,人也会变得越沉默。

我知道,我对现世的诸多不满和诸多不适应都造成了我年底这段时间的情绪低落。我会梦见朋友离去,我会梦见东西丢失,我会在梦中大哭不止,我实在是太过于压抑。我仿佛开始渐渐理解,为何那些看起来光鲜的人们会一个个选择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当人生失去了方向,每天都是迷茫和格格不入,对于承受能力较差的人来说,活着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如果说,2012,我的总结是什么,那就是我的突然幡悟;
如果说,2013,我的希望是什么,那一定是希望我能找到人生的方向。

否则,活着的意义到底何在?或者是要用一生的时间去苦苦追问?

是,我是着了魔,我讨厌束缚,讨厌虚伪,讨厌俗世的规则,我渴望寻得一片净土,或许,在别样的空气中,我会领悟到什么,也就不再如此彷徨。但是这片净土到底是哪里?真的是我每天口中念叨的西藏吗?
我知道,那只是一个假设,或许是,或许不是。

我们都被这世间的太多东西所牵绊住,所以我们的灵魂都跟我们肥胖的身体一样变得迟缓,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对所有的一切宣告妥协,那么我希望这个期限是无限期滞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