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架

今日心情很低落,昨夜双方的熬夜对峙外加近期身体的不适令我疲惫不堪。

或许只是一件小事。我也反复在问自己,要不要这么小题大做,而我担心更多的却是这点滴的小琐碎最终会酿成滔天大难。不要觉得我多心,亦无须觉得我敏感过度,那只是因为你们没有谨小慎微的生活态度,那只是因为你们经历的磨难还不算多。

夜11点多,单方面的控诉,有悲伤有不满,但始终是平静的。对方试图求和,稍试两次无果,转而变得烦躁不安,接下来至少半小时时间双方都是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想起很多事,数年前在转角的银行门口委屈的泪流满面,因为一个泼妇我们吵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架,北京圆明园附近小巷子的炒粉与凉菜,五号线惠新西街南口站的等待…

漂泊时,我们幸福着,而安稳时,我们却不能好好相守,难道真要应了我那句话?

现在一无所有,我们是快乐的,等到我们什么都有了,或许感情也随之消失了。

悲伤一旦打开小缺口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我始终没有流泪,因为在心里一直觉得只要对方多说几句软话我就可以原谅。

但寥寥数语,已无下文。

中途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太多的场景,比如明天的晚餐吃什么菜,白天看的沙发要不要考虑买,都是一些跟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然而即便是我如此的为了这个家劳心劳力,最终的下场也不过是三对一,不禁觉得悲天悯人。窗外是嘈杂的摩托车马达轰响声,素质低劣人的吵嚷声,身边人的翻身叹气拍床声,耳边蚊子的不依不饶嗡嗡声…

是一个不知死活的蚊子结束了这场看似宁静的对峙。

差点进入梦境的我被砰的一声响给惊醒,蚊子不知是死是活,床却一震。我起身开灯,点了蚊香继续入睡。这些举动打破了沉寂,我们进入争辩阶段。然而这一争辩的结果却是我久不能入睡得到最大的讽刺,也许原本那就是小事一桩,而随着地方的态度强硬让这件事急剧的升级,我双眼圆睁,望着天花板黑一般的死寂,眼泪在眼眶里终于忍不住的晕染开来,心中的些许悲伤旋即演变成刺痛一般。

我很累,也很困,能不能让我安然入睡…

今晨我很怀念你,怀念那些美好的时光,而所谓的七年之痒,会否等不到那天的来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