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游记

事件交代:
8月26号,我向公司请了一天的年假,跟随明源的步伐一同去了期盼已久的黄山。
突发状况:
原本打算的三人之约由于某个人的意外而沦为两人之行。
事件笔记:
2011年8月26日,武汉,晴。早早的起床,背上大大的旅行包,带着某些期待和些许的兴奋来到了软件园,大巴停靠在A1,我们被分在了黄山2号车,每个座位都准备了一包吃得喝的,在我正津津有味的研究着到底有哪些美味的时候,那个意外人来到了车窗下,在参观完她灿烂的伤腿和一番幸灾乐祸之后我们各自登上了开往不同方向的车。
路程是遥远的也是枯燥的,但我在看看《手机》,聊聊家常,打打瞌睡之后竟浑然不知的到达了目的地——黄山,此时不到下午四点,然而天公不作美,这初来咋到的黄山居然大雨接待了我们一行人,大家打着哈哈,莫非我们明天在酒店睡一天后天就回家了?OK,今天啥活动也不能有,且等候老天大人的心情是否在明天会好转吧!
2011年8月27日,黄山,晴·阴·雨。更加早早的起床,天气还不错,吃过不怎么样的早餐(但东西的品类却异常繁多),我们摩拳擦掌准备挑战这中国第一奇山,原本打算爬上山坐车下山的我,被导游同志一番说教弄的没了主见,导游建议坐车上山,步行下山,据说体力不错的人也得爬两三个小时,并且到了山上也还是得继续爬山。。。他还扬言,作为地导的他本着将旅客弄累弄残为原则。。。囧,我还真半残了呢!但是那位好动且跃跃欲试的仁兄不加思考的投身在了爬山一族,我只好半推半就跟着一起牺牲了。。。
事实上,上山的路途不但是遥远的,辛劳的,更是令人绝望的。看也看不到的尽头,数也数不完的台阶,汗水就如同梅雨般一直挥散不去,而路的两旁也看不到几处值得认可的风景。。。经过3个半小时的自我摧残,我们终于半爬半歇的到了所谓的光明顶,之前坐缆车的同志们早已饱览周遭美景,此刻正在享受着他们的午餐,而我们同行的爬山盟友中有位仁兄却迟迟未到,听说,刚爬不久就已经不行了。。。
待所有人聚齐,我们将奔赴黄山的镇山之宝——迎客松,而此去又得花上3小时脚程。。。就在我即将到达迎客松的时候,由于山栈道途狭窄,前行的同志又走的非常缓慢,我本着早去早看得心态准备“超车”,谁想到穿着保安衣服的某男恶狠狠叫我就在后面呆着,原来,某政府高官在我前面悠着呢,这真是无处不见鬼,哪管扫兴不扫兴!
就在我已经一步也走不动的情况下,导游告知我们下山的缆车最晚收班时间是4点半,而当下已经4点了,另一个特大的噩耗是排队等候缆车下山的人已经排了将近3小时。。。oh my gad!!绝望就是这样炼成的!于是我们做了一个关乎我现在两腿状况的决定,继续以两三个小时时间步行下山!呜呼哀哉,双腿疼痛就是这样炼成的。。。
等我们到达山下已经是晚上6点半,天已经黑了,我们拖着极度疲乏的身躯离开了这个让人又期待又绝望,既向往又无奈的地方。
黄山行程就此结束。
第二天大约是体恤到我们的腿脚不便,安排了8点起床,并且一整个上午就是呆在了屯溪老街,晃悠一番就踏上了归途。
此行终了。
事件补充:
我好气!都说黄山以茶叶著名,于是我傻不拉的买了点毛峰,后来得知我买贵了。黄山最有名的茶乃是猴魁,据说当年涛哥就是拿这个茶去孝敬普京的,导游说那种正宗的猴魁价值8000块钱一斤,而这种国际往来茶都高价到60万一斤了。。。额。。居然有人买了,并且说20块钱一两来着。。。
另,每次出去旅游的伙食都不怎么样,这次居然还不错,鸡鸭鱼肉餐餐俱全,最后一餐居然还有雪碧呢~~美一下,哈哈!
答案揭晓:
虽然爬黄山很累,但是。。。呜呼呼,我就是不说!哇哈哈~~

事件交代:
8月26号,我向公司请了一天的年假,跟随明源的步伐一同去了期盼已久的黄山。
突发状况:
原本打算的三人之约由于某个人的意外而沦为两人之行。
事件笔记:
2011年8月26日,武汉,晴。早早的起床,背上大大的旅行包,带着某些期待和些许的兴奋来到了软件园,大巴停靠在A1,我们被分在了黄山2号车,每个座位都准备了一包吃得喝的,在我正津津有味的研究着到底有哪些美味的时候,那个意外人来到了车窗下,在参观完她灿烂的伤腿和一番幸灾乐祸之后我们各自登上了开往不同方向的车。
路程是遥远的也是枯燥的,但我在看看《手机》,聊聊家常,打打瞌睡之后竟浑然不知的到达了目的地——黄山,此时不到下午四点,然而天公不作美,这初来咋到的黄山居然大雨接待了我们一行人,大家打着哈哈,莫非我们明天在酒店睡一天后天就回家了?OK,今天啥活动也不能有,且等候老天大人的心情是否在明天会好转吧!
2011年8月27日,黄山,晴·阴·雨。更加早早的起床,天气还不错,吃过不怎么样的早餐(但东西的品类却异常繁多),我们摩拳擦掌准备挑战这中国第一奇山,原本打算爬上山坐车下山的我,被导游同志一番说教弄的没了主见,导游建议坐车上山,步行下山,据说体力不错的人也得爬两三个小时,并且到了山上也还是得继续爬山。。。他还扬言,作为地导的他本着将旅客弄累弄残为原则。。。囧,我还真半残了呢!但是那位好动且跃跃欲试的仁兄不加思考的投身在了爬山一族,我只好半推半就跟着一起牺牲了。。。
事实上,上山的路途不但是遥远的,辛劳的,更是令人绝望的。看也看不到的尽头,数也数不完的台阶,汗水就如同梅雨般一直挥散不去,而路的两旁也看不到几处值得认可的风景。。。经过3个半小时的自我摧残,我们终于半爬半歇的到了所谓的光明顶,之前坐缆车的同志们早已饱览周遭美景,此刻正在享受着他们的午餐,而我们同行的爬山盟友中有位仁兄却迟迟未到,听说,刚爬不久就已经不行了。。。
待所有人聚齐,我们将奔赴黄山的镇山之宝——迎客松,而此去又得花上3小时脚程。。。就在我即将到达迎客松的时候,由于山栈道途狭窄,前行的同志又走的非常缓慢,我本着早去早看得心态准备“超车”,谁想到穿着保安衣服的某男恶狠狠叫我就在后面呆着,原来,某政府高官在我前面悠着呢,这真是无处不见鬼,哪管扫兴不扫兴!
就在我已经一步也走不动的情况下,导游告知我们下山的缆车最晚收班时间是4点半,而当下已经4点了,另一个特大的噩耗是排队等候缆车下山的人已经排了将近3小时。。。oh my gad!!绝望就是这样炼成的!于是我们做了一个关乎我现在两腿状况的决定,继续以两三个小时时间步行下山!呜呼哀哉,双腿疼痛就是这样炼成的。。。
等我们到达山下已经是晚上6点半,天已经黑了,我们拖着极度疲乏的身躯离开了这个让人又期待又绝望,既向往又无奈的地方。
黄山行程就此结束。
第二天大约是体恤到我们的腿脚不便,安排了8点起床,并且一整个上午就是呆在了屯溪老街,晃悠一番就踏上了归途。
此行终了。
事件补充:
我好气!都说黄山以茶叶著名,于是我傻不拉的买了点毛峰,后来得知我买贵了。黄山最有名的茶乃是猴魁,据说当年涛哥就是拿这个茶去孝敬普京的,导游说那种正宗的猴魁价值8000块钱一斤,而这种国际往来茶都高价到60万一斤了。。。额。。居然有人买了,并且说20块钱一两来着。。。
另,每次出去旅游的伙食都不怎么样,这次居然还不错,鸡鸭鱼肉餐餐俱全,最后一餐居然还有雪碧呢~~美一下,哈哈!
答案揭晓:
虽然爬黄山很累,但是。。。呜呼呼,我就是不说!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