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受刑者

从没有如此绝望,从没有如此愤懑,从没有如此孤单,从没有如此无处宣泄。

平凡的小老百姓,受窘迫生活所逼,酒吧卖唱、摩的营生、无所事事。这是一个畸形的社会,铁轨也生锈了,隧道也坍塌了,人生也灰暗了。没有信仰可言,没有精神支撑,有的只是对生活的屈服,无奈和迷茫,困惑与眼泪。

突然之间就像是着了魔,所有的不好与不幸就那样劈头盖脸的向我砸来,我越是不示弱,这些跟了团的霉运就越发猖獗,于是我索性麻木掉了。突然间,世界的美好一下子缺失了,颜色被泪水洗掉了,只剩下清一色的灰色,我每天都带着些许期盼,不断给自己打气,然而心中的郁结总也打不开了,或许这辈子我再也没法真正的快乐起来,而这一次,我不愿承认我是个敏感的孩子。

在酒吧用啤酒瓶砸自己的头,用血流满面去亲吻同性;在医院直接拿两瓶白酒灌自己,怒吼自己的继父;在KTV唱歌直到哭出声来,靠在小时候喜欢的人肩头流泪;在铁轨躺下不肯起来,虽然火车已临近…这些疯狂的举动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再可能了,这个社会教会我唯一的一件事就是要不断的退步,直到真我的本性彻底被蚕食。我很累,但谁又活的很快乐呢?

在盥洗盆前一刀刀切着自己的脉搏,那是一种复杂的情绪,没有害怕,也没有责任感。看着鲜血和着自来水被冲进下水道,越来越浓稠,心情却是平静的。终究是没有死成,然而人被救活了,心却是死掉的,灵魂却是飘远了,大山里的景色极美,适合葬身,于是微笑着结束自己的肉体,也许会去更加美丽的世界。

人活着,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那么ta的活着才会有意义;
人活着,是多么在意这个;
我,是多么在意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