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行

年末,心绪萧索。

在半睡半醒之间,天昏地暗的腰痛了也迟迟不肯起床,以为可以躲过很多庸人自扰,可惜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直到完全占据我的脑神经,瞌睡之神溃不成军,败退。

罢了罢了,既然木已成舟,我也无需避而不见。收拾收拾零碎的心情,虽然有点乱,但是总会整理清爽的~

我自嘲,我不过是跟我的自尊心过不去罢了。

回首过往,常常是不自觉的心酸,很多错误,想必都是自己的性格使然,没有可抱怨的对象可言。我自觉自己还算是个善良的人,可是有时候的邪恶却会把自己都吓一跳,人呐,总是喜欢去伤害对自己好的人,而去无休无止讨媚不屑于看自己一眼的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于是怪着怪着就习以为常了。如若觉得心理障碍,死拧着过不去了,大可在中国这五千年文化里随意挑选一则聊以阿Q,摆摆手,摇摇头,一切不就过去了吗?

成长的好慢,但是也在前行,我已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