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我自己的世界里

发呆,神游,不知道在这海边待多久了,只听到小文呼唤我的声音,”姐姐,姐姐该吃饭了.”我抬头看着小文洁白的牙齿,冲他微笑.

来海南已经一个月了,我没有想家,也没有想念任何人.小文是自己创业,虽然手艺好,口碑不错,他做的饼非常可口,但是毕竟现在生意不好做,当初决定要来海南,连累小文舍弃了自己的工作而开始艰难的创业之路,所以我要更加努力不能让他的努力付诸东流.每天我们都起很早,因为做早餐嘛,虽然小文舍不得想让我多睡一会,但我却每天都定时醒来,比起在武汉每天7点还不想动,我觉得我现在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或许我明白,这就是自己的选择,这就是生活.

小文将卖早点赚得的钱很大部分的分给我,我不要,但是他不肯,所以我偷偷把钱存下来,一分也没动,某一天我要离开的时候,这些就是小文的老婆本了.现在每天有好吃的东西,有免费的住处,有宁静的大海,有贴心的小文,这些就够了,我很满足.除去要忙的那两三个时间段,其实其他大部分时间都很闲,我就一个人去海边,看着海水,听着海浪发呆.有时候什么都不想,就那么静静的待着.小文说我变了,他说以前的姐姐有很多表情,会大声的哭,豪放的笑,暴怒生气,现在很安静,只会微笑.

我认识了很多人,顾客,邻里.我对每个人很客气,很礼貌,很温柔.小文也是.有时候临街的大妈会开我们的玩笑,我每次都会笑着解释我们是姐弟.即使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但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离开,因为我不能自私的耽误小文的未来,虽然他还小.

有时候我会翻出箱子里的书或者笔,从前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都会与之关联的两样东西,现在却被我压在箱子的最底层.那些理想和抱负,都被我尘封起来,自从离开武汉,再也没有被提起过.

现在,我觉得我过的很好,从前被现实和社会逼着随波逐流,到了一定年龄就去读书,只能读语文数学,然后毕业一定要找工作,然后要谈恋爱,然后要失去朋友,然后要结婚生孩子,然后要材米油盐,然后要操劳一生,然后不能为自己而活,然后死掉.至少目前,我不会为了这些而忧心,我是在活自己,所以我很恬静.

好了,小文喊我吃饭呢,那就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