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要简单的快乐

做人难,难过任何事,你直率点吧,别人说你自私自我,不顾及他人感受,你委婉点吧,别人说你复杂,想的多,心机重,做人真难呐!

事实上,我一度被这两个概念搅的很混乱,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太过于简单还是已经复杂化了,目前能想到的还是认为自己确实是在简单,而被这个复杂的社会给孤立了,换言之,说到底是我适应不了这个社会罢了。

直接,是我最大的特点了。常常是想到什么就说了什么,想到什么就做了什么,没有过多的去思前想后,典型的冲动派,我没有要说明这是个优点,事实上这个世界就是很矛盾的,就像一个圆圈,好到极致了就是坏。当你一味的由着自己的性子随心所欲,当然后果可能很不堪,但当你把什么想法都藏在心里,有了一个决定就恨不得全程都考虑清楚,稍有差池就停滞不前,我想那也将是一事无成的。所以凡事也就有了“度”这一说法,而有谁能将这个度做到完美,恐怕普天之下无一二。

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性格也全然不一,其实我就是那么简单的生活着,我跟聊的来的人做朋友,每天开开心心的,这就够了,我没有想太多,可是最后我确实想了很多,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大家和这个社会要我这么去想,逼我这么去想,大家都这样,要我也这样,大家觉得大家是对的,我就是错的,就是这么简单,原来搞半天是大家比较简单,而我比较复杂罢了。我突然觉得我不能这么简单,我简单的话就是犯了众怒,要被批斗的,要被浸猪笼的,要被杀头的,而我为了保一条小命,我就必须屈服了,我必须苟同大家的观点,与大家的想法保持高度一致,那样我才是对的,我才能活着。所以我真的很想说,做人真累。

为了让我能活着,而又要稍微保持一点自己的原则,在为人处世方面,新的一年我对自己有两点要求,如下:

1、如果觉得自己靠不拢那个“大众标准”,就尽量,拼了命也要那样去做,虚伪、假笑、献媚、见风使舵等一系列就是必修课,低调,少说话多做事,有想法憋在心里总不会有错的。

2、对于跟自己持反价值观的人,尽量不跟其谈自己的价值观,尤其对方也很拧的,万一实在想表达,就对着日记发泄,不被理解的倾诉是毫无意义的。

突然觉得自己很叛逆,像个不能融进眼睛的沙子,被揉几下就跟着泪水滴下来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古以来有那么多人要去跳汨罗江啊、黄河啊、高楼啊啥的,以前我看到此类新闻肯定要不解甚至是鄙视一番的,现在至少我会沉默,是啊,你对别人的世界又有多少了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