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北

坐在北上的列车,缓缓的隆隆声伴着急促的汽笛音,车窗外的你,侧脸美的让人心疼,我用眼光去追寻你的眼眸,却看见你碎心的泪滴.

我要离开,这纷纷扰扰的季节,这有你的季节.你站的方位,跟我中间隔着泪,街景一直在后退,你的崩溃在窗外零碎.

周遭的空气弥漫着我的后悔,而加速的列车依然甩不掉紧紧跟随的伤悲.你跟我说,你好累,已无法再相信谁,细数过往,惭愧,我伤你很多回.过往的画面全都是我不对,而现在,要停止狼狈,就让这错,彻底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