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

如果有人问我最害怕的场面是什么,我想我既不会回答血腥,也不会回答恐怖,而是离别。

诚然,人生便是如此,聚聚散散家常便饭,大家或许早已习惯,只是我一人不肯好好面对罢了吧,总是这样自找的受伤,周而复始。

“你可不可以把这个罐子送给我啊?”

“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啊!”

——床头柜的糖果罐

“这个是我的,从始至终都是我的!”

“凭什么啊?这是我拿10块钱买的币,也是我夹的,怎么就变成你的了呢?”

——床头挂的幸运猴

“我很喜欢那个兔子”

“我就这么个人,就算你要买两个10块的娃娃也是不可能的,这是原则问题!”

——床上躺着的玫瑰熊

操场,奶茶店,十字路口,帕菲克,车站,电影院,鲁巷,518,590,591,自行车,下雪天,中百仓储,DQ,家乐福,秀玉,电脑城,过滤器,马路···

从最开始的一起吃晚饭,到十字路口,到华城新都,到茶山刘,这样的过程所需时间是两个月,这两个月里,仿佛很多事情都在改变,或者说,进展。从之前的不肯让步,到后来的逐步妥协,甚至是迁就,仿佛都是最后这两个月里发生的。回忆是美好的,也是残酷的,要多想未来而不是过去,记得吗?这句话,let bygones be bygones.

脑海闪现几个画面,在下钱西村的车站前最右边的拐角处,原本怀着给予意外的安慰的初衷却得到了极大的指责,委屈化成满面的泪水;僵持在银行门口,动也动不得,最后还是得把身份证归还,气的掉了下眼泪,那是第一个怀抱;在590车站,等待的出租车,相互拉扯和咆哮,最后是寒夜的僵持仍然是以我的败北而收场;723路上,细数台阶和耳机里《寂寞的歌》,分分秒秒,直到看到你,而在车站却是错过;民院学生公寓,我的等待变成了累赘,委屈似乎也变成了麻木;还有很多很多···华师里,街道口,马房山,陈家湾···

最近这些天过的很恍惚,越是害怕到来的日子,越是提前到来,我真想学会真琴的时光扭转术···呵···只是我懂得,要散场的总会散场,这就是结局。

在去汽车站的车里,我睡的很安稳,一句话也不想说,在前一段路上,全都是熟悉的建筑,我只好闭上了眼不去看,也闭上了眼泪。那天的风很刺骨,等待买票的过程,我全身都冻的发抖,于是我哭了。没想到票很顺利,还没来得及反应好像已经是最终的别离,看到车内的挥挥手,我忍不住泪流满面,在人潮涌动的候车厅,在车水马龙的大街里。

彼时,大年二十九。听人说,过年要快乐,而我,哭了多少年。

“小样儿~”

“怎么了?生气了?哎呀,都是我不对,是我不好,开心点啊”

“老大,我很忙的,我要洗衣服,衣服都泡了几天了,我还要写博客···”

“不行!你别再想了,这是原则问题,你别又搞到最后哭”

“头好痛啊”

“你个笨”

“别胡思乱想了,开心点啊”

“我就这么个人”

“放弃吧放弃吧,你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

“我很看好你的”

“哎哟,姐姐,帮帮忙吧,求你了”

“不能吃冰淇淋,吃了又喊肚子痛”

“真真假假假亦真,你说真就是真,你说假就是假”

“我觉得你挺好的啊,没觉得你麻烦”

“你是好人”

“有些东西得到了就是意外惊喜,没有得到就不会有什么失望的”

好多。

我深知男人跟女人的不一样,也深知你跟我的不一样,怀念再多也只是我一个人,而你,或许从始至终也没觉得有所谓吧~

新年了,祝你在北京有好的发展,也祝我自己焕然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