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题发挥写写我爸

有点意外,原来文章是潜入海洋找寻爸爸的孤独者,而李连杰却是幻化海龟的普通父亲。无需探究片子成本亦或是有无大牌制作,似有若无的亲情仿佛极细的银丝穿透胸膛,那里有隐隐的刺痛,最终引爆了泪腺的挣扎,却也只是细细的流淌。

我的爸爸

从小到大,我很少写我爸,记忆里只写过一篇,是身处外地的我在他生日当天突然意识到亲情的可贵而有感。一直都和妈妈亲,因为爸爸是那种大男子主义比较严重的男人,永远都不会忘记他说过的一句话,我说这凳子是方的它就是方的,即使它是圆的。是的,他就像个土皇帝一般,在我们家中。

因为这些可以判断出,他不做家务,认为家务就是妻子的职责,觉得被伺候也是应该的吧。于是在我的印象中,我们家成年都是在家庭战争中度过,甚至我不知道别人家还可以很平安。而作为跟妈妈亲的我,在看多了弱者的眼泪和强者的霸道之后,对于这个几乎没有抱过我的人,觉得没有过多记录的必要。虽然我现在写下这句依然觉得很残忍。

又或许是遗传吧,我觉得我们家的人都在某种意义里充当着冷血的角色,我觉得爸爸是,我觉得姐姐弟弟是,我觉得我也是。我固执的认为,谁在离开了谁以后都不会有过多的思念,即使他是你的爸爸,即使她是你的女儿。所以有时候我会觉得一切都不过如此,都是屁。

可我分明一直不肯忘记,当年那个太奶奶跟我讲爸爸的故事,我搬个小凳子坐在太奶奶面前认真的听她说爸爸给我买糖葫芦吃,说我除了爸爸谁都不给抱,听的及其入神,心里异常幸福。虽然这些记忆不是我的,但我真的希望我能记得。原来我也一直都渴望着爸爸拿胡子扎和坐在爸爸的腿上,而这些对我来说却是如此的陌生。

爸爸也有感动过我,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气温很低,爸爸坚持去摘了些莲蓬硬塞到我包里,叫我带给同事吃,那时我突然有点动容,觉得遥不可及的爸爸原来也只是个普通的爸爸,也和别人一样。记忆的线条被扯出,还有好多镜头,大冬天的骑摩托车去车站接我,还有电话那头爽朗的笑声以及说想我想病了...

其实想想,每个人都是如此,付出了就希望得到回报,这种回报不一定是物质的,可能只是一句暖心的言语。父母也不例外。人类是复杂的,岂能三言两语道清?所以我依然坚持我没有别人家父女的那种感情,但也会在若隐若现中参透某种意义。

长大后的我,也会反思自己,是否对爸爸的理解太少,而责怪太多?也许,他只是个孤独的老人,一个渴望被人理解的老人,一个固执却也脆弱的老人。

呵呵,仿佛越写越明,只言碎语难释我心中情怀,只想珍惜。

我爸爸是个普通人,有着普通人的臭毛病,有着普通人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