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彻底的放弃,这是解脱

很多人都觉得这部片子很感人,我承认.很多人在这部片子里哭掉大量的眼泪,我没有.
这一类电影,是缓缓流动的小溪,没有陡然的剧烈情感冲击,只是慢慢的,淡淡的.这样的忧伤更让人难以忘记也说不定,因为久了,再久点,也会一直忧伤着,却找不到忧伤的由来.
那笨重的列车,那冰冷的雪地
在天冷里呼出的白气消失在夜空,两节车厢衔接的地板交替晃动,空无一人的车厢,重复播报的晚点消息.对于列车,我总是有如此多的感慨,呵…一直都很认真的盯着屏幕几近麻木的状态,还是在两人相见于候车厅冰释,明理滴落的泪写满了用意,我突然觉得非常委屈.
多少次在车站分离,我蓄谋已久的眼泪却总是在关键的时刻罢工,这不是在演戏,我无须对着任何人练习.然而总是在列车开动的那一刻,在离开怀抱的那一刻,在回头的那一刻,我只能演戏.
有人说,要将每一次的分离都当成是最后一次,因为没人能预知此后还能不能再重聚.越是在意的事物流逝的越快,越是害怕的事物越容易找上门来,这个世界就是这般神奇.
那草地上的冷空气,那失声的哭泣
我认为这世间存在最多的一种情感是除去亲情友情爱情之外的另一种,游离在这些情感之间,未说破,道不明.一个人默默承受住原本属于两个人的感情是痛苦的,也许一开始就是错误.假如说白了,歇斯底里弄个鱼死网破也说不定,假如未说明,只会让自己沉溺在个人的空间里或悲或喜,从始至终,无人问津,有何意义?
还好我住在现实里,现实里的人们都敏感脆弱的很,一举一动都备受怀疑.还好每个人都自负的不得了,风未吹,草未动,别人早已看穿你心理的小秘密.
那漫天飞舞的樱花雨,那彼岸的空白
承诺,小时候的美好愿景,都在漫长的成长中失去了原本的意义,儿时美好的协定,换不来一丝温馨,只愿在自己的脑海里不断放映,放不下,舍不得,离不去.当贵树回头,看到的是空荡荡的街道,他微笑是因为可以彻底放弃,我认为.
人总是这样,被各种各样的羁绊所束缚着,不断找各式的理由,不断给自己的执拗打气,希望了,期盼了,所以一直没办法彻底放弃,只有当残酷的现实血淋淋摆在了眼前,才能反而安心,才能如释重负,才能坦然离去.
我喜欢这结局,这个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