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零壹陆

翻看了一整年的博客记录,又回看了去年写下的总结,想想挺惭愧。如今已是四月近清明时分,而年尾开春就该做的事情却一再的被延期,去年对今年寄予的厚望也被无情的漠视掉了,实属不该。
 
在脑海中将整个2016仔细回顾,能想到的事情莫过于三件,那就从这三件事情开始写起吧。

阅读详细 »

血战钢锯岭

    在一个普通的日子里,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应做的事,工作,上网,购物,吵架,似乎是再平常不过的了,很可能此刻还有无数个键盘党正因自己心中的各种情结和不满而到处散布抵制韩国的小帖子。他们说的再正常不过了,不要再做怂包,国人请觉醒,实在不行要敢打敢干,云云。

阅读详细 »

谁人无病?

脑门心仿佛钻进去一只小虫子,正旁若无人的啃啮着那里边的每一条神经。已经多少个夜了?这般无眠无边。

此时此刻,周小丫却出奇的平静,平静到吞下整瓶的安眠药也不觉得有什么离奇。她慢慢爬上床,直直的躺下,仿佛提前感受死亡的姿势,有点紧张?有点迟疑?或许还有些期待? 阅读详细 »

母亲

今天开始变天,狂风大作,我们姐弟三人带着两个孩子去蛟龙山庄玩,那里是我母亲做苦力的位置。我们在车里谈笑风生,甚至刚刚提到了母亲。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车窗外,那是一个佝偻的身影,在狂风中拉着一车废料孤单而又艰难的往前行,我刚说了句,那不会是妈妈吧?她那张熟悉的脸已经凑到车窗前,跟几日不见的孙女说她很想念她,问她几时归家,但换来的却是孙女的抗拒。

我们的车继续往前开,她依然要独自拉车,然后,车窗里多了一份沉默,欲开口却已是哽咽。

我的母亲,你真的是太可怜了!虽然我早已知道你已老去,却不知你已到这步田地… 阅读详细 »

致平凡女生逝去的青春

班里来了一位长相秀丽的女生,很快吸引了全班男生的注意,甚至包括女生,比如我。

理所当然,这位长相可人的美女坐上了班花的宝座,虽然她跟我一样背负着出生微寒的命运,却因为一张脸,与我有着完全不一样的人生,而我,还成为了她在这里唯一的朋友。

我看过太多的泡沫剧,剧剧讲述着白马王子与灰姑娘,而班花同学,居然也上演着电视剧里的桥段,谁会说出我内心的小秘密,其实我也喜欢着班里的另一个白马王子。 阅读详细 »

微微一笑很怀念

步入中年行列的我,现如今每天都是收拾家带孩子,连电影都很难有机会去看,日复一日没有被认可的这几年,我怀疑自己已然患上抑郁,每天都活得很歇斯底里,却又每天不得不苟且,那些诗和远方,只属于我羡慕的旁人们。

当宝宝午睡的时候,终于迎来一点点自己私人的时光,虽然很累,但是却不肯浪费拿来睡觉,于是窝在沙发打开电视,看了时下还蛮火的《微微一笑很倾城》,虽然剧情俗套,主演年纪偏大,但是关于青春的电影,哪部不火?因为那都是我们能够唯一拿来缅怀自身的投影了啊! 阅读详细 »

这个夏天好漫长

一向不准的天气预报,居然认真了一回,昨天还得依靠空调来消暑,今天却已经连电风扇都不用开了,风云莫测,世事也难料。

舌苔厚且白,舌尖偏左长了一个殷红硕大的溃疡,牙龈肿痛,隐隐透着血腥,口腔壁膜犹如蜘蛛丝残破,上火?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不得而知,已经五天了,每日折磨的我话说不清,口涎欲滴,夜不成寐。

今年的夏季已成灾,到处都是暴毙的人,炎热,干旱,这千疮百孔的地球,是否已到劫数? 阅读详细 »

结婚五年

人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现代社会进程如此之快,不知道七年这个数字是否早已亟待更新。所以说,五年,奈何也是一道高高的门槛,不是谁人都能迈得过去的吧。更何况,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何止五年。

回忆,大概都只属于我个人的专利,并不是我舍不得分享这项专利,而是没人在意。于是日积月累的,回忆被我越忆越明,越美丽,反观现实的种种,怎能不让人寒心?本是共同财产,却只靠一人维护和打理,这样的重量,岂是大山大颠所能匹敌?

我怀念那些过去,也许那些旧事并不让人欣喜,但那毕竟是我们共同的经历,那些美好的,忧伤的情景,每每触及,鼻子就会发酸,心中无限感概。 阅读详细 »

母与女

母亲

龙头的水,哗哗流淌,奶瓶和奶嘴在我手中已被冲洗过多次,掺杂着水声的还有女儿的哭声,还有我自己的眼泪,划过悲伤的无声。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女儿和我一起醒来,我们并没有立刻起床,而是在床上玩了一会儿,趁女儿高兴,我问了一句,你喜欢娘娘还是妈妈?
“娘娘”
“可是是妈妈给你冲奶,给你换尿不湿,给你做饭,陪你睡觉的啊,那你到底喜欢谁”
“舅舅”
… … 阅读详细 »

失落的一代

这是一片尴尬的土地。丘陵地带,多小山,种不出大规模的庄稼,养不富这一方水土的人。这里属于二线城市,省会。但距离市区却是山路十八弯,通车都困难,说好听点是近郊,说白了,不过就是农村罢了。
周晓丫就生长在这里,W市,周村。
读小学的时候,有位数学老师说过一句话,每次在山口子那里望着崎岖的路,苦寒的穷地方,他就觉得心酸,然后及其煽情的对大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激发大家奋发读书,将来走出这山沟沟,那时那刻的周晓丫,不谙世事,鸡汤喝的少,一股脑的热血沸腾,但又理所当然的熄灭了。 阅读详细 »